2016年6月3日 星期五

201602~03_多明尼加共和國、古巴特有種鳥搜尋_(8)_北岸離島Caya Coco~首都哈瓦那~回程

整體而言多明尼加及古巴的賞鳥對飆鳥的瘋子說來是很值得推薦的一處賞鳥勝地。大安地列斯(Greater Antillean)群島是鳥種特有性很高的島群。包括古巴、西班牙島(海地與多明尼加)、牙買加及美屬波多黎各。一般西方鳥人多安排一次走完四個島。除波多黎各(美國屬地比較有機會自行安排前往)約18個特有種外其他三個島均有30來個特有種。此行走了兩個大島,最小的牙買加擦身而過實屬可惜。回想起來古巴的行程有些鬆散,足可擠出2~3天,再加3~4天應足夠跑趟牙買加,那就更完美了,提供想去的鳥友們參考。




這趟2/26~3/20的長程加勒比海島國賞鳥行,就要結束;最後一天在古巴離島Caya Coco的賞鳥只剩下昨天漏失的鶯雀就算圓滿了。還有一種以為很簡單的古巴崖燕仍無消息,問了鳥導不下十次都沒明確的答案,最後說明天回哈瓦那的路上或有機會,意料外的竟然兌現。自己給這趟長征壯遊整體感覺打了九十分,只有一點點尚待改善的地方。



3/16(三)今天目標很明確直接往東邊過幾個離島,再轉北的一個小離島,也正大興土木蓋渡假旅館。路旁的灌叢裡放了聲音馬上有厚嘴鶯雀回應。苦等了好久都在陰暗的底層活動。路上中國製的工程車來往奔馳,捲起漫天灰塵。轟隆車聲與漫天灰塵空檔間才能找鳥。



等久了厚嘴鶯雀(Thick-billed Vireo)總算跳高枝上唱一段歌,光線角度都不好拍照,也留個紀錄。牠是巴哈馬群島的普遍留鳥,偶爾飄移到古巴的東北岸附近過冬,嘴巴比其他鶯雀厚實長直而得名。



這一帶的的灌木叢中古巴翠蜂鳥(Cuban Emerald)也在花叢間快速飛竄。大太陽下身上閃著翠綠光芒。雖以古巴為名牠也分布到巴哈馬群島,算是地區特有種之一。



真的沒特別目標鳥了,怡森想再看清楚見過好幾次都是匆匆一瞥的黃林鶯(Yellow Warbler)。車開進一小路口,馬上用聲音把牠請出來圍著人群轉。牠喜歡逗留這順光位置的小枯枝,這回大家看飽了才離開。



巨隼(Crested Caracara)這大型的隼科猛禽在中美洲很常見。在古巴幾乎天天有紀錄,這隻在大太陽下從身邊飛過才體會到牠的巨大。美洲的Caracara和印象中的隼很不一樣。牠們有粗壯的身體、圓鈍的翅形及厚重的嘴巴看來很不像隼;且少在空中獵食多在地面取食。是隼科中的一群異類。



古巴雞鵟(Cuban Black Hawk)這古巴特有種多活動在濕地或海岸邊的樹林。四天前在Zapata曾見牠空中飛過,心虛的記了一筆;今天在路旁的禿枝上停留好一陣子,邊叫邊展現各種姿態。書上還沿用舊名稱Common Black Hawk,分布熱帶美洲。近年古巴的族群被提昇為獨立種。



回程繞了另一處濕地及兩家也是賞鳥地方的渡假村,沒新鮮東西提前回旅館。棕梠林鶯(Palm Warbler)就在房間外的草地上找小蟲子吃,一點都不怕人拿手機都能拍到快爆框。



下午出門前下海泡泡加勒比的海水;沙灘看起來很漂亮,走進水裡卻佈滿大小不一的珊瑚礁塊,要下到可以浮起來的深度才能玩水。回房沖澡時身上竟然抓起一隻緊咬不放的扁蝨(Tick),海水都沒把它泡死太厲害了。



昨天找到的特有種古巴蚋鶯(Cuban Gnatcatcher)沒拍清楚,要求Chino再找一次。換個地方再找到牠還是頂光太強。牠的特徵耳後的深色半月斑隱約可見。



古巴蚋鶯的地方意外的跳出一隻薩帕塔鵐(Zapata Saprrow),這是Caya Coco的亞種,數量在三個亞種裡算比較多的,但在Cites名錄裡還是個受脅的鳥種;牠另有一個亞種長在古巴東南的海邊。



黃昏鳥導在外面的大門口放大家下車,再由新任領隊由隔鄰的渡假村繞海邊回旅館。這一家的池子裡養了隻美洲紅鸛(American Flamingo)悠哉的在眾多遊客面前度步,用傻瓜相機留個紀念。



由房間(右下)到餐廳要走約7~8分鐘,穿過游泳池和表演台。再大的太陽都有身上沒黑色素的白人穿得少少的曬太陽,我們為防曬都包得密密的,走過人肉曬場大家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這群怪客。



從前天入住時手臂上就被掛上個手環,主要為進出餐廳時識別用。3/17(四)離開前再把它剪下來還給旅館,別家旅館的住客也配帶顏色不一樣的手環。剪下這個表示賞鳥行程正式結束開始漫長的返家之路,今天回哈瓦那要先跑500多公里,後段路況較好應可省些時間。



趁著這股美國與古巴建交及開放的風潮,不但Caya Coco附近的各離島到處可見大興土木;就連關口近旁的古巴本島也趕著這潮流,原本的荒地裡大樓一棟一棟的長出來,過兩年後肯定已經是另一番面目了。



回程路上經過的是很菁華的農業區,主要項目如上圖。左上:香蕉--水果用也當澱粉類的主食。左下:蔗糖是古巴長期以來最大宗換取外匯的農產品,當前仍是最重要的經濟作物。右上:柑橘類也是大宗,雖品種、風味仍待大幅改進;一路可見不少以柑橘為主的大型農場。右下:農家附近最常見的綠籬,植材是非洲來的長滿銳刺的大戟,長密以後連野狗也休想鑽得過去。



途經的一所古巴的大學。



路邊休息解放的衛生間,就數這一家最乾淨最用心,到處擺滿了剛採下來的大紅扶桑花。還沒尿尿就讓人眼睛一亮,門口再多丟幾個銅板也是應該的。



大群的牛隻過馬路,牧人還拿著紅旗為來往車輛警戒;會有牛群出現在路上的地區如印度、非洲多見任由牛群順著大路與車爭道。古巴人對公共秩序的遵守還是文明許多。街上的車輛也少見互不相讓的爭擠。



大規模國營的甘蔗採收也多機械化作業,少見人力揮刀砍收。



經過一再的提醒追問,鳥導總算大聲的叫出天空有你們要的燕子。大馬路上跨越Zaza河的橋頭停車,仔細找找高高的天空果有稀稀落落的燕子盤旋。



古巴崖燕(Cuban Martin)與北美來渡冬的紫崖燕(Purple Marin)長得很像,母鳥的腹部可看出端倪,見到了母鳥才能確定是古巴崖燕。高空快速飛行只勉強拍到隻公鳥的剪影。這隻崖燕是在古巴的最後一個Lifer-第44種。



古巴順著島的長相在中西部有一條東西向的類高速公路,有三個車道,車輛靠右行駛,中央車道當作超車道,但雙向想超車的都可利用。目前交通流量不大顯得這等設計聰明節省空間。哪天發達車多了肯定險象環生。



在古巴幾乎所有的人民公廁前都有專人坐檯收費。看這種勞動力強的壯碩大男人守著廁所門口,就是有種說不出哪裡不對勁的感覺,是國家的制度使然嗎?



中午是和Chino吃的最後一個午餐,他在往老家Zapata的路口有人接他回去,我們的車由租車公司的司機來接往哈瓦那。左下:公營餐廳的外觀,和環境很搭調的當地草頂篷屋。左上:張老師看上一頂古巴的帽子,不知有沒有破個小財。右上:餐桌橫梁上一隻懶貓睡得很香甜。右下:和Chino合照張相片,謝謝他這一路找到的許多好鳥。他一直很疑惑我在古巴看了140種鳥為何只有44種是新的,共產世界的資訊距離實在有夠遙遠,連老鳥導都有這般讓人無從回答的問題。



餐廳門外擺個舊火車頭當裝飾用,加兩棵古巴的國樹大王椰子,畫面還不賴。一般而言古巴老百姓的生活美感比台灣似乎略勝一籌,西班牙後裔的文化蘊底到底是不一樣。



下午3:00過後進入哈瓦那市區,開始出現較先進的雙層道路設施,但看來也已經很老舊。



哈瓦那的市區還是有不少的觀光客,但少見有熱鬧的百貨公司等大型商家,有點古老沒落的模樣。



最後一晚住進叫Hotel Florida的旅館,大廳看來很有來歷,一旁正辦小型畫展,貼了許多禁止攝影的告示。管理人員的目光冷漠且略帶敵意不停的四周巡視。右圖:二樓房間通道狹小拖大行李通過都有些困難,管理人指指房間方向就是不肯出手幫忙。哈瓦那的頭尾兩晚都有很另類的住宿經驗,似乎得等待歐巴馬來解救。



房間燈光昏暗,打開厚重的木門對著樓下小街道。對門正好是家通訊業者小店,門口應有免費的wifi聚集不少年輕人低頭滑手機,太陽轉個向,人群也換一邊繼續貼壁享用免費wifi(上圖)。左下:路上的行人多數體態豐腴,經過幾十年的經濟封鎖,古巴看不出有受飢寒的老百姓。



晚餐懶得出門另找館子就在樓下用餐,這一路顛波周折總算順利走完,感謝張老師的沉著應對。餐桌上有人啤酒有人白水大家舉杯慶賀這趟豐盛的賞鳥旅程。清點戰果,兩國各加44個生涯鳥種,88種入袋,很久沒有這樣的大補了。



3/18(五)摸黑出旅館,由接機的那位代理人叫車前往機場,旅客並不算太多,準時飛離古巴,倒飛至巴拿馬轉洛杉磯。哈瓦那進空橋時出現兩個眼熟的中文字,不知何義?難不成國際機場的地勤任務也由中國財團承包(左上)。



下午5:00出洛杉磯機場,這回只是轉機也要拖出大行李等晚上午夜的飛機。再次由老婆的老弟夫婦招待到Chinagrille吃頓豐盛的中國餐。菜色讓人看了食指大動,但這個時候最想的還是能擺平睡覺。




兩位地主送回機場拍照留念,下次不知何年何月再有碰面歡聚的機會。由此又是另一趟13.5小時跨越太平洋的漫長飛行,才能回家養精蓄銳儲備下一趟的遠征的能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