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8日 星期六

201604_福建峨嵋峰、福州森林公園賞鳥_(2)_均峰寺~福州森林公園~馬尾

在[東南小閃]的行程計畫裡並沒有均峰山在內,只因峨嵋峰的連綿陰雨及採筍季的影響,鳥況離預期太遠而臨時冒出來的。離開泰寧往福州的路上忌口電話問了當鳥導的白飯,再估算一下路程及時間,時間有點緊還勉強夠,就殺進窄小山路飛奔均峰寺而去。辛苦了開車的蓮蓬子。午後3:30到點,順利KO了一種大雞-白頸長尾雉,眾人開懷的唱著歌下山,午夜趕到福州。



福州森林公園就在市區北郊,是一面積八百多公頃的大型植物園,三面環山南面是八一水庫。鳥人會安排前往是大家都說有很靠譜的麗星鷯鶥白眉山鷓鴣竹啄木等讓人垂涎的明星鳥種。園區包含了大面積的原始森林、溪流、林園等環境,一般鳥種也為數眾多。此地應是由馬祖經小三通可以輕鬆旅遊值得的推薦賞鳥點。



前往均峰山Google指了一條抄山路的捷徑,在小山村裡邊問路邊蜿蜒前進。一路上也經過些不錯的環境,也聽到些鳥叫聲,只為趕路都未做停留。



經過不少山間小村落,清幽的環境都是歌裡唱的[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的農家。感覺很像[里山倡議]裡可以永續維持生物多樣性和經濟生活的場景,不知當地農民的實際操作方式如何?



好不容易找到均峰山的山口,是一條很陡的土路,也是滿山的毛竹林(左上)。這裡屬於[君子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只在亂草堆旁立個小牌和國家級聯想不在一起(左下)。入口的平台上有個寫上[顯蓋紫雲]的大石碑(右上)。由均峰寺遠眺雲氣繚繞的閩北淺山地景(右下)。



連日陰雨山路濕滑,下車推了幾下車子,後面太陡的路段空車上去人員徒步往上爬。路面整理得很平順,走起來陡又有點滑溜。



均峰寺山門口也有[顯蓋紫雲]的木匾,據說是文天祥的手筆,門聯很有豪氣[自歸陽以東名山第一,蓋雲台以上福地無雙](左上)。前院裡一株老紅豆杉釘個[福建古樹名木]鐵牌,上面還有編號(右上)。幾個人和寺裡的出家法師聊天,寺廟也為攝影者提供膳宿,有人一待就是一個星期在這裡拍到不少種雞。



左下:前院邊的黑棚是法師們搭的掩蔽帳,頂篷還能防雨。右圖:掩蔽帳內可同時容納7~8個人,備有長凳座椅。左上:黑網對著一個平台,平台邊攝影者灑了許多穀物,坡下零星幾棵樹,後方也是片毛竹林。



坐定後不久,老婆發現竹林裡蹲著一隻白頸長尾雉(Elliot’s Pheasant)雄鳥,靜靜等了20幾分鐘,牠終於緩緩走上平台,從容但機警的撿食飼料。整隻毫無遮擋的大公雞,看來好像假的,與當年在武夷山灌叢裡匆匆一瞥完全是兩樣的感覺。



白頸長尾雉(Elliot’s Pheasant)母雞更膽小的也現身在平台邊,這時公雞抬頭挺胸停止覓食,安靜的在一旁警戒。

看完白頸長尾雉法師來收取每人50元人民幣,這是寺廟的另類經營。這位出家人來過台灣很羨慕台灣寺廟的建設,酸酸的說他們沒經費,想塑尊銅觀音錢沒著落,住持外出募款去。長尾雉現身前上大殿禮佛,順便投些零錢進奉獻箱,殿內的擴音器大聲的響起[祝你全家佛光普照,心想事成......]一大串祝賀詞。被這意外的大聲響嚇了一跳,再投一次小鈔,擴音器再重複一次,這也是一次另類經驗。



停車的山路旁許多堇菜(Viola)正在開花,等車子在爛泥小路慢慢調頭,順手按張照片。



回福州的路上車燈前不少樹蛙在路上跳,下車拍了一對正假交配的漂亮綠色樹蛙(右下)。庭草也掏出手機就著手電筒燈光拍照(右上)。左圖是峨嵋峰山腳下一個蓄水池裡的青蛙,小羅每一種都告訴我們名稱和它的特徵,當場沒寫下紀錄回來就全忘了。

過7:00才在三明市一個鄉下小店吃晚餐,午夜12:30趕到福州一家連鎖的湖前[速8酒店]。光一整天坐車就累垮了,從一早五點一直開車的小羅更不在話下,這等操勞要年輕人才撐得下來。



4/11(一)在福州街上的早餐。光看店名[依蓮粉干]根本搞不清楚是賣甚麼吃的,大陸幅員遼闊,南北、東西各方的食性還是相差很大(右上)。右下:站門口用手機連絡事情的成都來全程負責開車的小羅。左上:店內空間窄窄的食客不少,顯得很擁擠。左下:往福州森林公園的路上,不到上午7:00街上車輛還算清淨。



7:00到森林公園的東門,自用車不准進園,園內的電瓶車要8:00才開始行駛,我們的目的地離大門還有5公里多,不得已走路吧!雖然時間並不是很充裕。左上:森林公園大門口,進園不需買票。左下:入口廣場上有大型螢幕介紹著森林公園的自然生態。右上:往內走的道路兩排已成蔭的百千層大樹很壯觀,樹下灌叢裡傳來不少常見鳥的鳴聲,只是這一群瘋鳥人個個不把牠們放在眼裡。右下:入口不遠一條登山道的牌樓[天馬勝景],對聯寫著[神遊雲天外,身置古道中]。



走到個岔路前去小雜貨店問路順便借廁所,聊聊居然問到他們的自用車可以載我們進去。老闆娘急急叫醒兒子起來開車。我們省了約4公里路,車主得了50人民幣外快。



公園裡森林茂盛加上連日陰雨,溝裡水量豐沛,利用落差做了層層的等高疊水。單純中有變化,這概念或許來自九寨溝天然形成的疊水瀑布。



公園當局利用很平常的流水變化出不同的景觀效果,某些路段直接讓水流過馬路,水深淹不過半個車胎,汽車照常通行。行人有跳石可以輕鬆走過。下方形成另一道瀑布。台灣好像沒見過這般的景觀設計。



到裡面沒有車輛的停車場,開始照著前人的訊息爬階梯。半個多小時後好像到點了,放了麗星鷯鶥聲音,馬上有回應但在溝對面的密叢裡,牠很堅守崗位只守著原地唱歌。從這裡連走了四個多小時上上下下時陡時緩的石頭階梯。一路山水景色與亭台樓閣,加上路邊的花花草草,老實說頗值得慢慢欣賞的。只是這種美景就是不適合年逾古稀的老者,老人家逞強走一圈,逞得辛苦萬分。



步道旁立了不少登山道導覽圖,標明了方向、距離就是沒有高差,完全不知道前面要爬多少石階下多少陡坡。這個公園原來叫[福州植物園],現在叫[福州國家森林公園],加了幾個字好像位階提升了不少。



順著登山步道經過幾處飛瀑流泉。越過湍流,少架橋樑多以跳石穿行。在沒有塵囂喧嚷的安靜山林裡伴著流水漫步小徑,靜中有動動中帶靜,空氣中瀰漫著健康的負離子,要不是兩腿不爭氣,應該常來這種地方走走的。



在某個拐彎的突出點,有個名為[觀碧樓]的紅色六角亭,在碧翠的綠海裡很醒目別緻。前面三個年輕人腳程快已走得不見蹤影,老人家一路追趕,無心上亭去瀏覽一番這裡的雲煙碧翠。



趕路中一心找鳥好像限縮了自己的視野。趕不上其他人腳步,山谷裡除了灰樹鵲黑鵯就沒聽到其他聲音了。乾脆看看身旁不出聲的漂亮小花。左上:黃岑(Scutellaria sp.)。右上:黃菫(Corydalis sp.)。右下:紫雲英(Astragalus sp.)。左下:扇葉鐵線蕨(Adiantum sp.)。這些小花小草其實也很耐看,前提是要周邊沒鳥的時候。



在這個叫[翠竹亭]的地方大家停下腳步,享受一下陳亮一路背上來的水果。解解渴也減輕點背包的重量。同時請小羅用電話代訂了明天由馬尾往南竿福澳港的小三通船票,搞定回馬祖的船票,心裡放鬆不少。



[翠竹亭]前頭的竹林靜靜的停隻灰樹鵲(Gray Treepie),和台灣的是同一種,長相叫聲一模一樣,牠們要是互相見面了溝通起來應該比人還方便。當地也是中國人的講起福州話我們可就全然不懂。



安靜的樹林間就是黑鵯(Black Bulbul)最愛唱歌,雖然歌聲並不怎麼樣。這裡的黑鵯幾乎都是白頭型的族群。我們書上寫的黑鵯學名,牠的拉丁文種小名的意思就是白頭(leucocephla)。



繞了一大圈登山步道過中午總算回平地的龍潭風景區(左上)。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就爬不起來,忌口找了家茶亭可以坐下來泡茶,且由他執壺(右上)。茶亭也提供餐食,大家叫碗熱麵當午餐,走了大半天又餓又渴,這時的茶水、麵食真是一陣及時雨(左下)。他們吃海鮮麵裡的蚌殼細看起來花紋都很細緻漂亮,忍不住擺在餐盤上拍張照片留存(右下)。



吃麵的當下茶亭旁的蔓藤上來了隻栗背短腳鵯(Chestnut Bulbul),不知是不是麵香吸引來的。本種偶而也渡海到金門來,許多鳥人在金門的斗門附近見到過牠,我們也在附近混過就是無緣見一面,牠在華南算是超及普鳥。



另一華南地區常見的綠翅短腳鵯(Mountain Bulbul)也來茶亭邊插一腳。一旁當地遊客正玩著一桌牌局,看我們認真的拍照也湊過來品頭論足一番,她們說沒看過鳥長這麼可愛,也讓當地人開了眼界。



最近在台北南港地區吸引砲群的紅耳鵯(Red-whiskered Bulbul)也到公園來湊成[三鵯],這些在當地比白頭翁還常見的鵯,就是過不了台灣海峽來當新住民。



龍潭公園的溪流邊有對灰背燕尾(Slaty-backed Forktail)好像正在育雛,不停的來回帶食物回巢。牠們家族在台灣也有個近親-小燕尾。棲地、習性相同就是尾巴短了一大截。



白眉鵐(Tristram’s Bunting)在中國是偏東邊的種類,來自成都的小羅加了個新種。本來邀他一起到馬祖賞鳥就可見到遍地的這個鵐那個鵐。他時間排不過來否則又可加不少新鳥種。

下午不死心再上一段較近的竹林等竹啄木,時間差不多了只好下山趕路。走出過水橋連絡電瓶車來接到大門,結束了四天的[東南小閃]



離開福州森林公園附近的福州街景。



由高速公路經過福州市中心區,也是連綿不斷的高樓大廈。



馬尾區位在福州市東郊的閩江邊,有個類似加工出口區的新興特區。



車來到馬尾的[7天連鎖酒店],放下台灣來的兩老。他們再往長樂機場,黃昏的班機各自飛回北京、成都及深圳。



4/12(二)前一晚請酒店代叫部車往馬尾碼頭。是個家庭主婦開來自用車,應是常與酒店往來兼差的。十分鐘內送到碼頭。小三通有些冷清,很快的通關推行李經過長長的通道直接到渡輪邊。碼頭上斗大的標語寫著[和平統一,一國兩制]。



航程有一大半在閩江內。左上:貨櫃碼頭。右上:福州郊區的大樓,很像吉隆坡的雙子星大樓。右下:江邊上和台灣一樣也立了大型的觀音像,保佑來往船隻平安順利。左下:越過寬闊江面的閩江大橋。

船離開碼頭,鄰座一位大嬸馬上津津有味的大口啃起蘋果,問她水果可否帶到馬祖?她很肯定說[不行!要趕快吃掉]。船出海後略顯顛頗,沒料這位大嬸臉色發白抱個船上準備的小桶子把剛才吃下的蘋果全吐出來。其他乘客都沒事,看起來她是吃得猛吃撐了。



小三通的金龍號前後兩艙約可容納120人,當天只有20來個客人,船艙空蕩蕩的。船行約90分鐘,票價300人民幣,老人沒折扣。下福澳碼頭踏上馬祖的土地,算是體驗了一趟馬尾南竿福澳的小三通。另有北竿到黃歧的路線,船行時間可以省一半以上,但黃歧到福州市區就遠了許多。




馬尾到馬祖小三通金龍號船票及第二天南竿到東引的東海明珠交通船票(上圖)。時節正好是候鳥北返的過境期,捨不得馬上回家繼續在東引混了四天,對我們來說這算是一次附帶的[西北小閃]。

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

201604_福建峨嵋峰、福州森林公園賞鳥_(1)_泰寧-峨嵋峰

福建的峨嵋峰是個找雞的好地方,這事早有風聞。會真正的起而行,緣於去年七月去印尼摩鹿加與北京鳥友陳亮同行,他早打算在四月份抽個短假去找心目中的3~4種目標,裡頭也有3個我們的新鳥;在雅加達分手時大致約定一起前往。三月份在古巴時雖通訊不方便,還是緊鑼密鼓的微信來往,名曰:[東南小閃],約了成都的蓮蓬子與深圳的庭草敲定四月八日中午前後在福州長樂機場碰面。



近年大陸的交通建設進步神速,四面八方班機密集。一行成員五人分別來自台灣、深圳、成都及北京,一個多小時內集合完畢並辦好租車手續,隨即起程。離開機場馬上上高速公路往泰寧奔馳,黃昏已在峨嵋峰山路上找鳥。




4/8(五) 8:10的班機,Check in後上二樓吃早飯。樓下櫃台大廳人山人海,不是長假也不是周末,機場還是人聲鼎沸。班機準時滑向跑道,卻因起降航班太多,在跑道上飛機排隊足足等了40分鐘;這情況恐怕幾年內會更形惡化。




出關快速,行李轉盤有一緝毒犬在一旁來回聞嗅通關的行李(左下)。出了機場道路寬敞筆直,路沿綠籬花樹的植栽也具國際水準,不進市區直接上高速公路往西由泰寧進山區。




機場大門外巨大的石碑寫著福州歡迎您,上面一個小圖案,寫的[幸福之州]。




路旁的大型看板不是商業廣告而是政府部門的口號:[念好發展經、畫好山水畫]。




午後在高速公路的沙縣停車區休息吃午飯,為了一個吃素的點了一大半的素菜。停車場有大型地圖指示高速公路的路線及行車距離。




近三明市泰寧縣所有樓房的建築與福建的型式風格大不相同,且都為白牆灰瓦,他們說這是安徽的格調,2010年到江西東北接近安徽、福建交界的婺源也見到這種風格的建築群。




泰寧縣城的外貌清一色的白色樓群看來很有特色。泰寧是中國東南一處著名的旅遊勝地,包括國家級森林公園、地質公園、非物質文化遺產...。被列為中國十佳魅力名鎮之一,有漢唐古鎮 兩宋名城的美譽。




泰寧縣城約15萬人口是福建西北部山區的重鎮。城內商業活動興盛,部分路段車輛相當擁擠。福建山區多雨,右上圖的小搬運車及右下圖的機車都附有固定的防雨棚。




左圖:上峨嵋峰進入山區的路口,由此路段上山開始賞鳥。右上:由公路上見到的地質公園丹霞地貌的一角。右下:城外的名園[明清園]以收藏明、清兩代大型古文物為主。廣告牌寫著[北看故宮苑、南品明清園],更有詩文寫道[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閒庭信步六百年,見證滄桑明清園。]




進入峨嵋峰國家級森林公園的管制站,木牌上寫了一大堆規定及禁制事項,鐵門經常敞開,進出數次都不見有人探頭詢問。




峨嵋峰是武夷山中段杉嶺的一支脈。主峰海拔1714公尺,是福建省第七高峰。2000年設為省級自然保護區,因山勢類似四川峨嵋山而得名。




邊賞鳥上山,天將黑下著雨到達峨嵋峰賓館,大門半掩空無一人。由門口的電話接到賓館老闆,他也正找不到管理員。由他得知一旁的廟宇或能先找到吃的。果然在慶雲寺的香積寮弄到一大盆素麵,吃得通體舒暖暢快,沒價格隨意供養(右圖)。再問問還有客房可住,每間4~6張床,150人民幣/間,整潔乾淨(左下)。房外有小客廳供大家泡茶聊天,架上有不少佛教的小冊子,管理人員親切也加入擺龍門陣。




4/9(六)天亮才看到住房的模樣,大門上的牌匾寫著[空谷幽蘭、慶雲禪居](上圖)。階梯上方有個[福建泰寧慶雲寺導覽圖],常有遊客到訪,外頭雨大我們屋裡躲雨,也有遊客來躲雨寒喧。這兩天在峨嵋峰老天不給臉,雨一陣大一陣小,霧一陣濃一陣淡;左下是後方的賞鳥林道,隔不到幾公尺人影都模糊不清何況是鳥。




今天的第一目標是白頸長尾雉和黃腹角雉,都說是在賓館與山門的路上可以找到,這個早上來回跑了三趟,有一點收穫但大家都不滿意。上圖是路下段從樹林的空隙望見山溝裡寧靜的小山村,平台的水田以種植水稻為主。左下是一路上佔地最廣的毛竹林。




這一段路白鷴(Silver Pheasant)數量最多,情況像鞍馬山的藍腹鷴,路的拐彎處不時可看到不慌不忙的走進樹林。騰空飛起的畫面也偶而能見,鮮豔的色彩和飄逸的長尾讓人讚嘆,數量太多反而被鳥人忽略了。




這趟上峨嵋峰的季節正逢雨季,也是當地毛竹生產春筍的旺季,漫山遍野的竹林都有挖筍的人辛勞的冒雨幹活;要找的大雞都被干擾得逃之夭夭。這一對老農收成不錯,才上午八點多就有半小卡車鮮竹筍。據說一個筍季可以有上萬人民幣的收入,難怪賓館管理員也加入行列,把我們訂房的事都忘了。




筍農停車的不遠處立個勺雞及其棲息地的解說牌,說得活靈活現。聽說白頸長尾雉也在這一帶常被看到。但滿山的採筍人只能在解說牌上看看說明想像一下大雞的樣子。




雞不可能現身只能和筍農聊聊天和同伴們拍個照。這位是深圳的甘禮清網名庭草,也是大陸賞鳥界的南霸天之一,兩岸三地鳥種也在前十名之內。




領鵂鶹(Collared Owlet)意外的是庭草的新種,老婆眼尖找到鳥卻找不到想看的人。原來三個年輕人在前面一百多米外正追著一隻蓮蓬子的新鳥黃腹角雉。還好把人找來領鵂鶹還留在原地。




拍過領鵂鶹沒等牠離開,我們趕緊追上前找黃腹角雉(Cabot’s Tragopan)牠也仍留在自己的地盤裡悠哉的覓食,這一天經過同一地方幾次他還是流連在熟悉的老地方。




這個早上有約兩個小時雨停霧散的賞鳥時間,林鳥陸續出來活動。紅翅鵙眉(Blyth’s Shrike-Babbler)首先出來亮相。本種分類地位也有大變動:科搬到美洲的鶯雀科和和台灣的綠鳳鶥一樣,學名被爪哇的鵙鶥拿去用,分類上和喜馬拉雅及中南半島的鵙鶥歸在一起。




黃頰山雀(Yellow-cheeked Tit)是華南南部至中南半島北部的常見種;樣子就像台灣的黃山雀與綠背山雀的混合體。叫聲也是清脆響亮金屬聲調,看起來又熟悉又陌生非常有趣。




大擬啄木(Great Barbet)是擬啄木中個子最大的一個,身長有30公分。在華南是普遍種只是一般躲常綠闊葉林裡不太現身,特殊的像救護車響亮叫聲可是常常聽到。




栗腹磯鶇(Chestnut-bellied Rock-Thrush)和藍磯鶇是同門親兄弟,身上深藍不帶灰色調,分布中國南部是不遷移的留鳥,台灣、海南都沒記錄過。母鳥灰褐色調,耳後有個大型半月白色斑很明顯。




大陸有6~7種山椒都是公的紅母的黃,身材修長,外型相當類似。灰喉山椒(Gray-chinned Minivet)和台灣唯一一種彩色的山椒同一種,數量還算普遍。找到個大餐在橫枝上吃好久。




下午下到山門口的小加油站加油,雨特大,門上鎖沒人在場,只好跑20幾公里回到泰寧縣城加油。沿途河邊也多少有些一再見到的鳥。這一帶種植了許多菸草,看來泰寧也是菸葉的重要產地。




賓館的管理員再邀我們第二天改住到賓館,大雨天沒人想搬行李。大家決定只到賓館吃飯,哪裡也全煮的是素食(左下)。右下:這兩天經常在濃霧中的賓館,庭園角落立個刻有[中國避暑勝地]字樣的大石。左上:此處是中國東南許多大學與研究機構的研究基地,各單位都掛個銅牌在門口的牆上。右上:院子裡種了不少湖北海棠,目前正在開花。本種在台灣思源埡口附近也有採集紀錄,曾去找了幾次都落空。




4/10(日)每個同伴希望的鳥種不太一樣。這個清晨決定分別行動,找雞的摸黑下山,兩老留慶雲寺附近步道找白眉山鷓鴣。天依舊又雨又霧,濃霧裡老婆瞄到一隻山鷓鴣,老花眼又錯過了。湖北海棠的樹上有群棕噪鶥(Buffy Laughingthrush),就只3~4米距離卻像隔著毛玻璃般的濃霧,留個證據吧!華南的棕噪鶥顏色比台灣的淡許多,英文改了名稱。




由住的禪居往慶雲寺大殿新設條寬敞的木棧道,清晨的濃霧裡鳥聲啾啁就是看不清楚,更別想拍照了。只能放開心情享受一下山區的涼爽和悠靜。




泰寧慶雲寺始見於宋朝。是台灣高僧慈航菩薩的祖庭,其肉身聖像的分身於2007年由汐止迎回供奉於此。擬建設成彌勒佛園,兜率淨土,目前正興建中。沿步道有成排不同姿態的彌勒佛像(右圖)。左下:大陸的佛教信仰並不普遍,大殿附近立個戒牌對一般遊客設些規範。




這附近也有個特別的高山沼澤區,裡邊有不少特殊的植物群落。左上:浙江紅花油茶群落的解說牌。一旁有盛開的紅花油茶(右上)。另有辛夷及薔薇科植物正開花。




這天早上原本約9:00回禪居會合再退房下山,兩隊人都沒好收獲提前下山,抱很大希望的峨嵋峰就在滿山採筍人與寒雨濃霧中結束。每個人多少都加了新種,只有我這昏花老眼還沒開張新種就下山。回頭看看這一山雲霧繚繞蒼翠毛竹,心中盤算著還有機會再來嗎?




回程再經過地質公園的露土丹霞地貌,一彎清澈的流水、翠綠的菸田、錯落其間農舍,一派祥和寧靜,暫且把鳥忘了欣賞一下這渾然天成的世外桃源。




半路一處荒坡高草叢中聽到大彎嘴的叫聲,每個鳥人都很敏感立即停車搜尋。錄了聲音回撥,果然越過植被上層飛了一小段旋即落入另一樹叢,最後露出半身引頸高歌起來,每個人舉起相機就一陣狂打。




黑紋鉤嘴鶥(Black-streaked Scimitar-Babbler)牠和台灣的大彎嘴本是同種,台灣的獨立成特有種,華南的改稱黑紋鉤嘴鶥,到底是親兄弟,外表、習性差別不大,鳴唱聲也是音色相同的調調。




回頭再進泰寧縣城,一所學校的牆面上畫些老人家唱歌跳舞的漫畫,滿活潑可愛的,勸導孩子們要如何孝敬父母親。





縣城街景。除了進峨嵋峰經過一趟,中間加油再來一趟,回程路過吃午飯就在左下圖的[青睞土菜館]。店裡不少野菜土產,包括幾種大型的青蛙,蓮蓬子對兩棲爬蟲很熟識,一一為我們介紹。同時也點了幾樣葷油菜餚,平衡一下在山上連著好幾餐的清淡素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