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201602~03_多明尼加共和國、古巴特有種鳥搜尋_(5)_Soroa~Zapata

古巴的行程先由首都哈瓦那到到西邊兩個點各停一天,再往東南到Zapata濕地。只經過全程的1/3,才4天已經把心目中古巴的代表種類:全世界最小的鳥-古巴小蜂鳥(Bee Humminbird)、加勒比海地區的代表鳥種-短尾鴗(Cuban Tody)收入袋,心裡踏實不少。除了Zapata往後的東南山區及北海岸的離島當然還有些特有種等著,但感覺上好像已經回收了老本,其他只是多出來的Bonus。




在古巴的第3天仍逗留在哈瓦那西邊的Soroa,這一區的新鳥種在前兩天的Vinales地區都清光了,這一天想找的鳥又不現身,鳥導也垂頭喪氣。還好經四個多小時車程換到Zapata濕地,不一樣的環境又有不同的新鳥種,再把士氣提振上來。





3/9(三)一早在Villa Soroa庭園裡亂轉,一心想找昨天下午漏掉的白頂鴿,天颳著大風除了黑擬八哥啥鳥都沒有。早飯前餐廳後方的枯樹幹上有對古巴綠啄木(Cuban Green Woodpecker)頻繁進出巢洞,飯後找大家去看牠們還正忙著呢!



出門前我們的老爺計程車又發不動了,這次在旅館一下子找來幾個壯丁推車才啟動。半路上司機都機靈的停在斜坡上,車子耍脾氣啟動不了就利用斜坡滑動來替代推車。



早上出門Chino就聲稱要找稀有的古巴撲翅鴷,聽來信心滿滿。可今天不走運一路放錄音就是沒消息,只記錄些常見的路邊鳥。圓頭王霸鶲(Loggerhead Kingbird)是類似台灣白頭翁等級的路邊霸鶲。



沿著路邊走了好長一段路,盡是一再出現的普鳥,除了鳥導認真找鳥,領隊張老師還舉著望遠鏡,其他團員們心裡都已不存任何希望了,閒散的逛大街。



天氣很好襯著藍天有近近的普鳥還是手癢癢的舉相機就拍。小嘲鶇(Northern Mockingbird)是廣泛分布加拿大、美國至加勒比海北部的常見種,毫無遮掩的停電線上唱歌。



古巴黑鸝(Cuban Blackbird)是到古巴第一天早上在旅館五樓的窗口就加的新種,也是天天必看的黑鳥。美洲幾種叫BlackBird的黑鳥在肩上或頭部都有紅、黃等色塊,牠可是一身漆黑,某個角度在陽光下可看到紫藍色光澤。



長長的路走得無計可施,轉進一條岔道。環境還不錯鳥也不少就是缺要找的目標古巴撲翅鴷,經過一處自來水廠門口的警衛還熱心的指鳥給我們看。



望遠鏡閒掛在脖子上,提著相機搜尋目標。大紅腹啄木(West Indian Woodpecker)是分布古巴和巴哈馬的地區特有種,一身條紋斑駁,牠活躍在古巴全島,長相樸素卻也耐看。



就在自來水廠門口警衛一直指給我們拍照的古巴咬鵑(Cuban Trogon),這是看牠千遍也不膩的討喜古巴國鳥。不是到處都可見,但進入有幾株大樹的林子就有牠的身影。



黃腹吸汁啄木(Yellow-bellied Sapsucker)是喜歡舔食樹木汁液的另類啄木,常把樹皮敲個洞,再吸食流出的樹汁,前來分享汁液的昆蟲也在牠的菜單裡。牠是古巴的冬候鳥,繁殖於北美北部,度冬區在巴拿馬至美國東南。



到了岔路底的大灌木上難得的見一對紅腳旋蜜雀(Red-legged Honeycreeper)雙雙在覓食。身長僅13公分的小型食蜜唐納雀家族,北自墨西哥南到巴西都有牠的蹤跡,在古巴數量並不多只記錄了兩次。



鳥導已經認衰放棄找古巴撲翅鴷的念頭回車上休息了,我們卻找到一隻腹背皆是橫斑的啄木鳥,後腦又有個倒三角紅斑,書上遍翻不到以為有重大發現,拍照問了Chino才知是北撲翅鴷(Northern Flicker)的未成年鳥,體色完全不像牠家大人,讓大家追著忙了一場。

一個早上都不靈光,新紀錄沒進帳,過10:00退房往下一站Zapata出發。長長的路程沒精神車上昏睡。中午在休息站午餐,雖一旁有個大湖休息站裡還是熱到爆,拿單筒看些遠遠的水鳥,沒有特別值得一提的種類。



下午另一家國營的小館子休息放水加喝水(左下);上圖:買了椰子汁消暑,買到太熟的椰子沒幾口椰子水只好挖椰肉吃,店家拿個尖刀耍半天,效率很差只好放棄了。右下:路邊等紅燈小男孩蜂擁來推銷食物,Chino為大家買了小紙筒,裡頭包了二十來顆炒熟的花生米,也是種另類的見聞。



下午16:00總算抵達此行的重要鳥點-Zapata,預定在這裡住4個晚上。上圖:Zapata的旅館及招牌,一下車就有種到了墾丁後街的感覺,街道、民宿都有濃濃的熱帶海洋味道。左下:民宿前的街道,四處都在大興土木增建民宿,看來住宿需求是供不應求,尤其看好歐巴馬來訪將興起美國人前來的風潮。右下:旅館後門對著海灣,海風中飄著一串色彩鮮豔的內衣褲,也是另類迎賓吧!



又以為放了行李就出門賞鳥,照舊Chino宣布18:00出門找夜鷹。太陽偏西氣溫略降來到定點,是一處牧場。一旁的大灌木上有隻大蜥鵑(Great Lizard Cuckoo)歪頭望著鳥人,總算開張了今天的新鳥種。近50公分的大鳥,行動緩慢,有些類似台灣的小鴉鵑。



另一頭的小樹頂上又見一隻古巴白額鸚哥(Cuban Parrot)呆呆佇立枯枝上,狀似欣賞落日餘暉。本種臉頰至前胸有粉紅斑塊,舊名稱牠Rose-throated Parrot,以古巴為分布中心擴及幾個鄰近島嶼,改以古巴為名,算是地區特有種。



同行有大群德國鳥人,也是找夜鷹來的。大家都聽老大Chino的話盯著樹叢間一小區短草地,說是夜鷹天黑前會降落該處。傍晚蚊蟲猖狂,身旁還長著帶刺硬草不時扎痛小腿,不耐騷擾的逐漸散去。那小區短草地還時而有牛隻穿越其間,看看沒希望了只好散場。新任兄最擅長國民外交,吆喝大家來張沒有夜鷹的鳥人合照。



回程天暗下來後真有古巴夜鷹(Cuban Nightjar)在低空飛繞,兩三回後落在地面上,藉著手電筒的光線還留下個鳥影及大紅眼。再通知那幫德國人回頭已不見蹤影。名錄上叫牠古巴夜鷹,回來查了Clements名錄仍稱Greater Antillean Nightjar,和在多明尼加沒找到的是同一種並未裂解成獨立種。



住Zapata的幾天三餐都在民宿裡吃,菜色隨時變化,主食以米飯、炸香蕉及馬鈴薯為主。青菜量多每餐都盤盤見底,魚、肉等葷食量特多,說了幾次才減量還是過多。飯後常就著餐桌邊吹海風邊閒話聊天,是此行讓人印象深刻的時光。



3/10(四)一早由Chino的哥哥帶領深入Zapata濕地,順著運河般的水道車開到聽說有Zapata Wren的地方,天色仍未全亮,已有兩部西方賞鳥客的車等在哪裡。各個潛入高草等候在水邊,一面放著鳥音一面搜尋著對岸的草叢,換了幾個點Zapata Wren只聽到零星叫聲完全沒有現身,只能先找別的目標。



這附近另一重要目標是薩帕塔鵐(Zapata Saprrow),一走到點,眼尖的老婆馬上見牠好端端站步道旁低枝上。一時大小相機瘋狂掃射,大家都滿意了才折返。這是種狹域分布的瀕危特有種,找到牠鳥導也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腳步放輕鬆,濕地的雜灌木叢裡鳥還是不少。古巴綠霸鶲(Cuban Pewee)是一再看到的常見特有種,站在步道中央的斜枝上等著路過的飛蟲,也是隨手拍拍。



Zapata是加勒比海地區大型的濕地,也是古巴的重要國家公園;擁有不少當地特有的動植物,鳥類也不例外。名為濕地走在陸域步道上樹林雖稀疏也有兩三層樓高,是到古巴觀察生態的寶地之一。



北森鶯(Nothern Parula)是古巴很常見的冬候鳥,夏天繁殖於北美東北部,至中美洲渡冬。這是隻樸素的雌鳥,胸前沒有黑及棕色橫帶,白眼圈和翼帶是牠的特徵。



這隻古巴鵂鶹(Cuban Pygmy-Owl)有夠誇張,直挺挺站在幾乎伸手可及的小枝上,與眾人眼睛對望毫無懼色。大家找順光的角度又找沒遮擋的方向,在底下來回走動,牠只輕輕的左右甩動短短的尾羽。最後手機都出動了,拍得手指發麻,牠還定在那裏,我們只好認輸提前離開。



前兩天見過一眼的黃頭灰森鶯(Yellow-headed Warbler),這回沒躲在蔓藤裡,身上黃灰兩色非常清爽可愛。這個特有種只分布在古巴的西邊,再往東走就沒有機會見到了。

約10:00左右離開濕地在村落附近的乾樹林裡繞圈子繼續找昨天無緣的古巴撲翅鴷,還是了無音訊。不到中午就回旅館了。Chino說今天風大鷦鷯(Wren)不好找,其他三團西方鳥人也都槓龜回來,不知是不是他編的下台階。



下午三點出門,天氣還是很熱。在Palpite村落後街一處鳥人家的庭院裡賞鳥。院子裡有涼亭、座椅,四周種了各式開花植物;樹上也掛了幾個糖水瓶以招徠小鳥。佈局和南美的生態旅館相仿只是簡陋了些,想要找的鳥一樣也沒有少。



後院竄出的灰嘲鶇(Gray Catbird)難得的不躲亂叢裡而全都露,雖背後陽光太強也勉強留個剪影。牠夏天生活在加拿大南部至美國南邊,冬天才渡海來加勒比海過冬,這一路還見了不少次。



黃喉林鶯(Yellow-throated Warbler)也來拜訪這家鳥人的後院,這也是北美東岸來過冬的常見鳥種。巴哈馬北部近佛羅里達的島嶼也有些留鳥,雖距離很近但不到古巴繁殖。



古巴基本上只有兩種蜂鳥,一大一小。古巴翠蜂鳥(Cuban Emerald)是大的身長約10公分,一身翠綠尤其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屬光。憑藉著優勢的體型,院子裡盛開的花朵及糖水餵食器大多時間由牠霸佔。



這趟古巴行的超級無敵目標鳥就是牠-古巴小蜂鳥(Bee Hummingbird),身常僅5.5公分特迷你;在蜂鳥大家族裡是最小的一種,當然也是全世界最小的鳥類。跟友人說起去古巴賞鳥,任誰都會提到牠。這隻公鳥臉側及喉下某個角度能見到閃著紅色的光輝。


古巴小蜂鳥(Bee Hummingbird)母鳥則只有背綠腹白兩色,看起來很不真實的小不點。在約2公分長的紅花上空定點吸食花蜜。前來古巴賞鳥,見到了牠算是目的達成了一大半。



第一天就記錄到的古巴擬鸝(Cuban Oriole)在這裡相對的算是大塊頭了,在枝葉間鬼鬼祟祟的活動。偶而跳到小小的蜜罐旁吸兩口嚐嘗甜頭。



就連黑喉藍林鶯(Black-throated Blue Warbler)也耐不住糖水的誘惑,流連在院子的角落裡。北美東岸有不少種類的林鶯在此過冬,在繁殖區沒找到的度冬地相對還容易些。




在鳥人的院子裡逗留了一個小時記錄了十來種鳥。離開後繼續未完成的任務-尋找古巴撲翅鴷。這環境是個季節性的濕地,長著大片短草,仍留有零星的淺水灘和稀疏樹木。類似的環境一望無際,要找到目標感覺像大海撈針,但不找永遠沒有機會。



灰藍蚋鶯(Blue-gray Gnatcatcher)約11公分的灰藍色小型食蟲鳥種。美國南部數量普遍,冬天只做短距離南遷到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另一種古巴特有種蚋鶯長得跟牠很像,幾次見到牠Chino都要強調這不是古巴特有種。



看似沒有目標的亂逛,居然有大群珠雞(Helmeted Guineafowl)在草地上遊蕩覓食。看來和在牠的非洲老家一樣,活得很自得。



逛累了大家在一處大樹下休息,我自己跑到灌叢後發功放水,回頭全團都不見了。原來找了好幾天的古巴撲翅鴷(Fernandina's Flicker)突然現身,還好追上去來得及看到一眼。隨後續放錄音再叫來一隻停到眼前的腐朽樹幹上,大家的相機又按的手指抽筋才罷休。



古巴撲翅鴷(Fernandina's Flicker)停的朽樹幹比野柳拍鳥人擺的神枝還神,又位順光處,真是老天派來安慰有心人的禮物。這也是種瀕危的特有種,既使在古巴也侷限分布在特定區域內,據知約僅剩400對存活於古巴。牠喜好活動、築巢於椰子樹幹,伐木擴大農耕地使牠處境更加危急。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