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201602~03_多明尼加共和國、古巴特有種鳥搜尋_(4)_Havana~Vinales~Soroa

古巴是加勒比海地區最大的島,像條瘦長的蕃薯。東西長1,225公里,南北寬在30~210公里之間,平均約80公里。面積10.5萬平方公里,約台灣的兩倍多。人口是台灣的一半。人口以白人為主,組成比例與美國類似。Cuba名稱由原住民族泰諾語的Coabana而來,意思是[好地方]或[肥沃的土地]。




此行由首都哈瓦納出發,繞了古巴西邊約2/3國土的5個主要鳥點。記錄了136種,40來個特有種中除了已滅絕的古巴金剛鸚鵡及僅分布最東端的稀有古巴鳶外全部掃得清潔溜溜。前段先西行至Vinale過一夜,再向東返回約半路的Soroa。撿了不少哈瓦那西邊的特有種。這個叫Chino的鳥導,帶隊有些悠哉鬆散,晚晚出門早早收工,但該看的鳥一個都沒漏掉,很適合老人家慢半拍的節奏。




轉機!轉機!終於在3/6(日)下午六點抵達哈瓦那機場,五班飛機幾乎同時抵達,其中三班來自歐洲,出關有長長的人龍。驗關進入古巴後再進行安全檢查,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隊伍更長更亂,來了只好排吧!




安檢完臨時給張報關單,拖著大型裡手忙腳亂的像寫考卷一樣,邊問一旁的張老師西班牙文的意思,胡亂填填。出大門時竟然沒有人理你這張報關單直接就出來了。




接機的陣容不亞於出關前的隊伍,一眼望不到頭。這時赫然發現早三個小時到的新任夫婦竟在人牆中。原答應先到旅館後有時間找找當年海明威常造訪的小酒館,大家會合後他要請杯小酒。卻因行李等了兩個小時才拿到手,計畫泡湯了。




有個鳥導-Chino的代理人來接機,七個人坐上部中國宇通的大巴士。心中非常踏實,古巴這等豪華的接客往後行程該很妥當了。車過幽暗怪異的街道(哈瓦那大街上看不到燈火明亮的商店,馬路上最亮的是車燈),再拖著行李穿過長長的凹凸石板巷道,進到了預訂的旅館Hotel del Tejadillo,門口的古老銅牌看來有著悠遠的來歷。




總算進了旅館,張老師前去辦Check in,交涉了一陣子,打領帶的經理說沒房間,再大聲的用英文說一遍:整個哈瓦那都沒房間了。一起搭Bus來的小個子女士(穿綠色衣服者),說要出去連絡看看,也不見人影。一團七個人拖著行李好像被丟包了,丟在50年代的共產世界,一時不知接下來會是甚麼狀況,腦子裡像一團糨糊。哈瓦那給了個下馬威,對往後的日子不敢存太多遐想。另有一團西方遊客也前來碰了壁,拖著大行李繼續找旅館。




在經理的桌前渡步,旅館外巷道昏暗,三三兩兩的年輕人各據角落說笑談鬧,不敢往外走遠。在室內東張西望。廊柱旁有幾個銅雕做得很寫意又活靈活現,應出自高人之手。被丟包還有心情欣賞藝術品,自己也很納悶。跟著張老師就有一種安定感,她話語不多卻讓人有沉穩自信的感覺。




不知等了多久傳來好消息,叫了兩部計程車投奔叫做[Hotel National]的大旅館。來接機的代理人(持手機者)等在門口付了車費,順利的辦手續,這時大家臉上才露出笑容。




共產國家的公營單位效率是差了一大截,登記護照都得用手抄。利用等候的空檔四處逛逛,這家國營旅館確實有輝煌的過往,不少近代的名人都曾是這裡的貴賓。




左上:七個人入住就得耗上老半天辦手續。右上:換錢的櫃檯圍著高高的柵欄,只留個容單手伸進的小口,讓人想起西部電影裡小銀行的場景。左下:走道盡頭的餐廳,食客談笑用餐,隱約傳來古典音樂的演奏聲。右下:餐廳門口掛著服務過的貴客名人榜及他們享用的菜單,包括邱吉爾、伊麗莎白泰勒....等上流社會名人。




3/7(一)約了7:00用早餐,和一大群西方遊客一起等在門口。迴廊牆上掛了不少吸引目光的另類畫作。右上和下兩圖是是同一幅畫,由不同視角呈現完全不同的畫面。餐食也是頗有水準的西式自助餐,品類多樣,色香味俱全。




出門瞧瞧這叫National的旅館,果然氣派非凡,門對著種成排大王椰子的寬敞馬路(大王椰子Roystonea regia是古巴原生種也是該國的國樹),有台大椰林大道的感覺。左下:進口的玄關不同建築風格的混搭也另有味道,上面寫著字跡已退去的Hotel National。右圖:進入大廳前的高梯,像進入高高在上的衙門見高官似的,提著大行李顯得很吃力。




鳥導約了8:30來接人。還有大半個鐘頭就在五樓房間往外望,每個方向有不同的風景。這種視野在許多國際上的大飯店都大同小異,只是初次來到個陌生的島國,肯定有常見的特有種。果然在窗口上就加了古巴黑鸝褐黃肩黑鸝兩個特有種,明知往後的日子牠們會一再出現,賞鳥就是這樣-先睹為快。




這趟古巴的賞鳥行程如上圖。前兩天由A-哈瓦那先西行至B-Vinales再折回半路的C-Soroa,接下來在D-Zapata看3整天的鳥。然後往遠在東南的E-Sierra di Najasa過兩個晚上。最後兩天至離島F-Caya Coco。最後花一整天時間拉車回A-哈瓦那結束前後12天的古巴特有種鳥搜尋旅程。




鳥導Chino和這部老舊計程車準時來接人。說它老舊一點不過份;沒冷氣、車窗的隔熱紙泛黑不透明,窗玻璃只能半開、乘客進出唯一的右側車門需有經驗才打得開......。Chino耍張油嘴說歐巴馬要來,好車都調光了,認了吧!記得這是50年前的共產世界。




哈瓦那街上有不少氣勢雄偉的老建築,在老爺爛車的昏黑玻璃內相機完全派不上用場,只能眼睛純欣賞;古巴曾文明發達過,現在有些破敗,全是美國惹的禍,近日歐巴馬想去修補一下兩國長期以來裂痕。出郊區賞鳥下車了才留張古巴的冬季農村照片。景象與台灣南部相仿。

出哈瓦那往西行,一路有不少濕地,停了三次車找鳥,大多是普遍的種類,只加了個古巴擬鸝(Cuban Oriole),在多明尼加到最後一刻才看清Oriole,古巴的則是第一天就出來見客。今天約有4小時的車程到下一站,時間上還算充裕。




今天的目的地是哈瓦那西邊的一處山谷-Vinales。這是個盛產菸草的地方,也是古巴雪茄的著名產區。當然也有獨特的鳥種,早上晚出門接近中午才到Vinales的郊區小店,吃個簡單的炒飯。這家店的柱子樣子特殊,當地人叫它為懷孕的婦人,是一種椰子的樹幹。




叫做[懷孕的婦人]的椰子樹(蒲葵類的葉子)在附近有人整區種植,利用樹幹有趣的的不規則膨大形狀做為亭台的支柱。其間空地還能種植其他旱作。




吃過炒飯店門口Chino聽到啄木的叫聲,尋聲找去果然古巴綠啄木(Cuban Green Woodpecker)就在橫枝上跳跳停停,古巴第一個拍到的特有種。這趟出門啄木是很親民的一類鳥種,和台灣找綠啄木的感覺真有天壤之別。




午後14:00住進Ranch San Vicente,很有生態味道的大型Lodge。右上:馬路對面的接待中心。左上:住宿區的入口。右下:住房區的游泳池和日光浴曬場。左下:三層木樓的陽台外,每棵大樹幹上都爬滿了黃金葛,它上樹後葉形變得有三張臉那麼大,看起來很壯觀。




以為放好行囊馬上出來賞鳥,Chino卻約了16:00才出門,還好住房附近就有不少鳥看,自己拿個相機亂逛。黑擬八哥(Greater Antillean Grackle)是地區性的特有種。拖個豎直的大尾巴,飛行時看來有些累贅卻是很有效的方向舵。




圓頭王霸鶲(Loggerhead Kingbird)也是常見的地區特有種,在古巴天天都有紀錄,不知為何在多明尼加就是沒見到,先誤認為是另一種類似的Giant Kingbird,Chino出來後才糾正過來。牠腳下橫枝上有好幾叢著生小型植物,是熱帶美洲多樣性非常高的空氣鳳梨(Tillandsia sp.),生態位置略像熱帶亞洲的著生蘭科植物。




住宿區出口的走道,外面就是停車場,木橋下有條小水流,在這裡集合等人,也可以找到不少種類,雖沒啥特殊目標,至少等人不會無聊。




白翅哀鴿(White-winged Dove)在美國南部至中美洲、西印度群島是很常見的小型鳩鴿科鳥種,飛起來肩上有片白斑。等鳥導的時候Lodge附近數次見牠來回穿梭。




沿著旅館前的公路往上坡走沒多遠,下車步行找鳥,不到一公里的路花了兩個小時,紀錄17種其中有7個新種,最讓人振奮的是稀有瀕危的古巴鷹(Gundlach’s Hawk),Chino見到牠高興的大叫好久。




紋頭唐納雀(Western Spindalis)是古巴及巴哈馬地區的特有種。牠是種唐納雀,舊名叫Stripe-headed Tanager,不知何因由,改由屬名當英文名。這是隻鮮豔漂亮的公鳥。




紅腳旋蜜雀(Red-legged Honeycreeper)長個適合吃花蜜的長嘴,和牠的唐納雀家族不容易聯想在一起,公鳥一身藍紫色配個紅色腳看來不太搭調,母鳥則全身綠色。




又是隻外型沒多大特色的霸鶲,拉氏蠅霸鶲(La Sagra's Flycatcher)也是古巴和巴哈馬群島的地區特有種。在古巴還算常見,接下來幾天天天都有紀錄。




紅腿鶇(Red-legged Thrush)在多明尼加紀錄過好幾次,古巴也是廣泛分布種,但長相差別不小。西班牙島的腹部全白,喉部白斑也大。牠也是地區特有種,分布到小安地列斯群島北部一個也叫多明尼加的小島上。




古巴咬鵑(Cuban Trogon)是她們的國鳥,和其他的咬鵑一樣,都有一身鮮艷的羽衣。奇特的是它的尾羽末端沒有圓凸也不是平的,羽毛尾端向內凹個大圓弧,是種另類的裝扮。

當天住的旅館看起來高級,可一早起來停水,洗臉、上廁所都成問題,古巴的印象又打了個大折扣。早餐也是一大票鳥人擠在餐廳裡,拿菜、等煎蛋得大排長龍,吃得有些匆忙混亂。




早上再往更西邊,也是停在一個尋長路邊,邊走邊找鳥再走進一家牧場,如上圖。若不是熟門熟路的鳥人,應該不會找這種再普通不過的地方找鳥的。




剛下車的路旁先加個特有種-古巴鶯雀(Cuban Vireo)。幾種鶯雀外型、體色、大小及活動模式都滿像的。除分布區外,細看眼睛四周的淡色部分則各不相同。本種有個長橢圓形的大黃斑把眼睛包在中間。




同一路段的一個叉路口,出現小群披著黃圍巾的可愛古巴草雀(Cuban Grassquit),古巴特有種。書上寫著普遍分布,但全程只遇到這一次。成群在短草地上努力的找草子吃就像鵐科鳥種,也被搬到唐納雀科名下。




古巴草雀(Cuban Grassquit)母鳥,沒雄鳥鮮麗也滿可愛的。Chino也帶著新的類單相機(古巴物資缺乏,他說這是美國一個客戶送的),認真的練習拍照;拿相機的同伴也有較長時間跟這群小鳥慢慢的磨,皆大歡喜大家都拍得很有成就。




古巴黑雀(Cuban Bullfinch)西印度群島有五種Bullfinch公鳥全長的一身漆黑,只有小部分雜點其他色彩,中文都叫牠們黑雀。本種翅膀白斑明顯。也是常見種但一般都見牠躲在高處密叢裡。也從鵐科移至唐納雀科。




古巴短尾鴗(Cuban Tody)大安地略群島的特有科,古巴特有種。只11公 分大,鮮豔可愛的迷你小鳥。此行最讓人記憶深刻的非牠莫屬。數量還不少,每次見到人人都快門按個不停。朋友見到照片都懷疑的問:這是真的鳥嗎?




看過Tody才10:00,Chino就說口袋已經沒鳥了,要帶大家當觀光客到Vinales街上去逛逛。她是個小鎮街道不寬,擠滿了西方遊客。左上:專賣特產品的一條街,攤販分兩排擺在路中央,全是簡單的手工藝品:草帽、木雕......。左下:街上一處目標明顯地標,團員散開各自閒逛,約了吃飯時間在此會合。右下:路旁的餐廳,餐桌擺在高起的走廊上,邊吃飯可以邊欣賞往來的各式老爺車及裝扮互異來自不同地方的遊客。右上:一家只開個小門的小銀行,兌換外幣的人排得長長的,沒興緻逛街陪張老師排隊換錢,錢換到時集合時間也到了。幾十年來美國古巴互相敵視,拿美金兌換古巴錢有懲罰性匯率,先打九折再算匯價。




這家看似公家單位的集合地點,飄揚著古巴國旗,門前一整排古巴國樹-大王椰子。




吃飯的餐廳(左下),大家對逛街興緻似乎都不高,早早就坐在走廊的餐桌閒聊(右圖)。左上:餐廳的服務人員看來很悠哉,入迷的圍著手機嗤嗤的笑得很開懷。

飯後到Chino朋友Nile家買他寫的古巴特有種鳥書,當地鳥人對自己家鄉的鳥種琢磨得很清楚,或許資訊封閉,古巴以外的事物包括鳥事都甚少關心與著墨。




街道上各式老爺車來往奔跑,看來都是計程車,一頓飯的時間同一部車有的來回數趟載著不同的客人。受美國長期經濟制裁的關係,古巴經濟蕭條物資缺乏,少有新式轎車;仍可見二戰時期的軍用卡車充當工程車用,新的大貨車或大卡車則多見中國產品。




見到過幾個推著腳踏車步行的人,打扮相似,手把上掛著長串的大蒜和洋蔥沿街兜售。猜想是附近小農家自己生產的東西。




Vinales地區早期也是個喀斯特地形,在大面積紅土平原上有完整的露土石灰岩,這稱為莫哥特斯(Moqotes)的地景和煙草、雪茄是讓遊客駐足的重點。




Moqotes地景的觀賞點附近設有遊客中心及旅館,也常有遊覽車載客前來觀賞,前庭一排各國國旗,想該是遊客多的國家的旗幟。




全團的賞鳥客也不能免俗的暫充觀光客拍張合照留念。




順著來時的原路東行,黃昏落腳在Soroa的旅館,與前一晚同屬Horizontes Hoteles一系列的連鎖Lodge,風格陳設一模一樣。旅館庭院裡也是個賞鳥的地方,大家都看到White-crowned Pigeon乖乖停樹上,只有我提著相機到處找不到鳥影子。




晚上8:00再集合,在院子裡某處住房門口的大樹上找貓頭鷹。烏耳鴞(Stygian Owl)這大傢伙長住這裡,Lodge裡的警衛每晚跟牠對看。可惜燈光太暗,仰角又高沒拍到照片。結束了古巴頭兩天的特有種搜尋,記錄了54種,加了20個生涯紀錄,含著笑意進入夢鄉。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