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201602~03_多明尼加共和國、古巴特有種鳥搜尋_(1)長途飛行~聖多明哥植物園

前往古巴賞鳥是響往許久的夢幻旅程,多年的醞釀經悠鶴旅遊的建忠拍板、張淑緘老師策劃近兩年,總算成行,雀躍期待之心溢於言表。規劃之初建議加個古巴近鄰的西班牙島,島上的特有種鳥類不少於古巴,其東半部的多明尼加共和國是我國的少數邦交國之一,無需特別辦簽證。現在回想起來增加多明尼加八天的賞鳥行程是個明智的決定。如果野心更大加個也在隔鄰的牙買加也有二十來個特有種,這趟跨越太平洋繞了近半個地球的旅程會更加完美。 


 



光飛到第一站聖多明哥就搭了長、中、短三趟飛機,加上轉機耗了近三十個小時。雖充滿了新鮮與期待,對老人家來說這等長途飛行確實累歪了。經一夜休息第二天在聖多明哥植物園又是一尾活龍,園裡飛舞著許多從未見過的新奇鳥類,誰還記得勞苦困頓的長程飛行。



這趟長征賞鳥成員共七人,新任夫婦自行由加拿大前往,兩個年輕的提前入關逛街去了,領隊張老師殿後,想拍個合照打卡都湊不齊,自行在裝飾成郵局樣式的登機口拍張紀錄。



十幾個小時飛到洛杉磯,有六個鐘頭的轉機時間,約了老婆的老弟與弟媳在機場碰面,到附近的一家Veggigril養生素食餐廳,享受一頓豐盛的健康素食。愉快的聊聊近況與閒話家常,消除了一大半的旅途勞累。



隨後逛了一旁的一家Whole Food大型量販店,貨品式樣繁多,真是開了眼界。左下是美國時下風行的養生蔬菜Kale(一種長得像皺葉萵苣的甘藍類生菜),架上琳琅滿目的食品,其中台灣剛開始流行的Quinoa(紅藜)也大包的成堆販售。這兩種都是晚餐生菜沙拉裡的要角。雞肉等肉品更是族繁不及備載。



接下來六個小時的飛行前往巴拿馬(搭乘Copa Air巴拿馬航空,多繞了兩個多小時的飛行距離到巴拿馬市轉機)。天剛亮飛抵巴拿馬市。右下是2/27(六)加勒比海的曙光。右上:機外清晨薄霧中的巴拿馬市。左上:巴拿馬海灣裡等待通過運河的貨輪。左下:大肆擴建中的巴拿馬機場。Copa Air在她的大本營轉機相當便捷,不到一小時換個登機口馬上轉下一班,中間還有時間上個 Wifi,把洛杉磯機場發不出去的照片成功寄發出去。



再飛兩個多小時2/27(六)接近中午降落聖多明哥機場,出關長龍花了近兩個小時,一起出訪的鳥人才湊在一起大談鳥事忘卻了排隊的苦惱。看看海關人員慢條斯理的態度,真是個幸福指數超高的國度。左圖:機場內傳統文物與人物的展示。右上:出關後的大廳。右下:機場門外一角。



搭上七人座的計程車,機場往市區的的道路寬敞,街道整潔。最神的是司機遞來張紙條著Wifi的Password,沒料到多明尼加先進到這種程度。手機成癮的伙伴立刻低頭神遊去了。



一路上窗外的招牌加勒比海景緻-藍天、白雲、碧海、 椰影。真是個度假的天堂。期待著往後的幾天,這等景緻裡能出現些只在書本上看到的美麗鳥影。



我們住的旅館位在舊城區,不清楚是順道或司機載了一車中國人特意繞過中國城。看著[紅紅燈籠高高掛]就明顯的是華人社區意象,店家有漢字招牌,入口的牌樓寫著[四海為家]。這一天是多明尼加共和國的獨立紀念日,不少商家掛著國旗,路上行人及各國遊客摩肩接踵。



舊城區道路狹小,加上路邊停車幾乎所有的街道都是單行道,只容單向行駛。找到旅館所在的路標,方向不對還得兜圈子繞順了方向才能到達。家家戶戶鐵窗鐵門緊閉,居民好像人人一生自囚家中。



左下:入住的Hotel Villa Colonial也是大門深鎖,按了電鈴接待的人才從窄窄的前門探頭。一進室內則別有洞天。左上:住房的前廊,廊外的庭院雖然不大卻也花木扶疏。右上:樓梯下的客廳。右下:長廊前的角落。多見別出心裁的布置,且打理得一塵不染。



吃過午飯略事休息後下午外出逛街,獨立紀念日的大遊行剛結束,路旁有許多臉上塗有迷彩的阿兵哥(右下)。左下:成排的軍用卡車及警車仍閃著警燈排在濱海的大路旁。右上:列隊的軍用直升機仍不時在海面呼嘯而過引來群眾圍觀。左上:一棟不知名的古建築上佇立著一巨大雕像,來歷沒去細查但非常醒目。



路旁大部分民房連二、三樓也加了密密的鐵窗,警示著這一帶舊城區治安堪慮。加上人車吵雜,除了海面上偶然飛過幾隻常見的褐鵜鶘橙嘴鳳頭燕鷗,其它沒有特別吸引老人家的東西,還是早早回去休息,在旅館的庭院裡倒有幾隻當地特色的常見鳥。



晚餐找一家也是外觀不起眼,內部頗有舊西班牙風的館子吃飯。張老師用西班牙語為我叫了一份可口的素食餐。



餐廳進門的牆面上掛著滿滿一牆的各種造型顏色的掛飾,比全是西班牙文的精美菜單還吸引目光。



Villa Colonial 157是旅館的Wifi密碼,門口照樣鐵窗、大門深鎖(左上)。旅館內院落雖小仍然留個小小的游泳池,看來只是裝飾用,沒比溫泉的澡堂大多少,坐在一旁的躺椅上拍張照也很有渡假的味道(右上)。泳池後方是旅館的餐廳(左下)。第二天吃了早餐和老闆在餐廳前合影(右下)。



2/28(日)一早起來二樓房門對邊的鐵絲圍欄上就站隻曲嘴森鶯(Bananaquit),這是種廣佈中美洲及南美北半部的常見種類,約有40來個亞種分化,記得07年在St.Vincent見到的亞種全身黑色。本科在過去被認為獨立的單種科,近年分類學者將之併入唐納雀科。



2/28(日)正式賞鳥了,7:30鳥導Danilo(右側爬車上裝行李者)來接眾鳥人,大家都迫不及待急著出發,新任兄興奮的高舉雙手代表大伙一致的心情。




前往聖多明哥植物園的路上,成排氣勢壯闊的椰子樹延伸到視野盡頭,道地的熱帶風情。獨立紀念日的隔天,路旁的國旗仍飄揚在晴朗的天空下。



許多大都會的植物園都是鳥人們進入新鮮國度的賞鳥起點,也是我們多明尼加賞鳥的第一站。站在門外除了招牌就是一片綠意。左下圖還用各國語言寫著[歡迎],可惜找不到中文,最下面的日語也只用字母拼音而已,東方的文字筆劃對他們來說也是個罩門。左上的大牌子寫的是園區有蝴蝶園的設置,原以為就是植物園沒捨好提的,經張老師說明才會其意,感謝。



剛下車椰子樹的筆直樹幹上就有拉美啄木(Hispaniolan Woodpecker)在牠的巢口徘徊,雖是超級普遍的鳥種,還是舉起相機先打為快。




另一個隨處可見的普鳥棕梠[即鳥](Palmchat)也出來迎接這群遠來的鳥客。牠長得不是很出色,卻是多明尼加的國鳥,是西班牙島的特有科,本科僅此一種。



大門旁的樹下,晚上要入住的Villa Barrancoli主人Kate女士前來迎接,還帶來早點。在旅館已用過早餐大家還是又是香蕉又是麵包的邊吃邊四處找鳥。



入園後除了下車就見到的種類外首先新出現的鳥種是長嘴蜥鵑(Hispaniolan Lizard-Cuckoo)這類長尾巴的杜鵑只分布在美洲,屬於美洲杜鵑亞科,自己營巢繁殖並不若舊大陸杜鵑托卵寄生。



伊島鸚哥(Hispaniolan Parakeet)看名稱就知道又是該島的特有種,數量不少且相當活躍,常成群聒噪的飛舞在樹林上空,要見牠乖乖停棲在無遮掩的空枝上得碰點運氣。



植物園裡種植了許多不同的椰子類植物,抬頭找鳥之際無意間看到造型如此漂亮特別的樹葉。匆忙找鳥沒停下腳步抄寫它的名稱。



植物園的步道裡隨處走都有不一樣的鳥出現,不管珍稀或普遍都是新世界的鳥種,灰王霸鶲(Gray Kingbird)是屬於新大陸特有的霸鶲科,也是全世界鳥類兩百多個科中成員最多的一個科,超過400種。類似種類眾多,辨識難度不亞於東方的柳鶯。



黃臉草雀(Yellow-faced Grassquit)也是常見種,前一天在旅館房門口就見到牠。英名、中名及那錐狀的短嘴都告訴我們牠以禾草種子為主食。以前歸在鵐科裡,近年的分類大翻轉又被搬到唐納雀科。



植物園裡鳥人都把眼光放在鳥上,種植各種植物當然是她設置的原意。相機隨手按都有漂亮的花朵,左圖的紅花在沒特殊鳥出現的當下也是吸引目光的焦點。右圖是美洲特產的鳳梨科植物,Tillandsia這一屬中文名稱叫空氣鳳梨,在熱帶美洲是隨處生長的著生植物,樹幹、石壁、電線上都能興旺成長;葉片就能從空氣中吸收所需的養分和水分,根只用來固定植株。栽培容易在台灣已成為新興的一類觀賞植物。



樹蔭裡一隻紅腿鶇(Red-legged Thrush)正夾著巢材在椰子樹葉下築巢,距離很近就是找不順光的方向拍照,勉強能看出紅嘴、紅腳及紅色的眼圈。



多明尼加只有3種蜂鳥,黑胸芒果蜂鳥(Antillean Mango)是平地最常見的種類。身長約12公分,在蜂鳥大家族中算是身材中等的。這隻喉胸白色有一粗黑縱斑是雄性的亞成鳥。



植物園裡不同的角落。左上:用竹子、細枝、石塊、椰子樹幹等材料展示不同的籬牆設計,和右上圖不同的綠籬修剪方式都是很好的景觀教學題材。左下:入口的紅色鳥居告訴我們園內也有日本庭園的設置,裡頭或許沒特別的鳥種,鳥導沒帶大家往裡走。右下:由側門繞出園區前經過一處苗圃,也是植物園必有的區塊之一。



繞出園區後方的車道,環境不同陸續有不同的鳥出現。栗頰林鶯(Cape May Warbler)是當地的冬候鳥,繁殖於加拿大及美國的東北部,冬天到加勒比海渡假。在佛羅里達的過境期曾認真找過牠,無緣相遇,這回補上一筆。



西印度樹鴨(West Indian Whistling-Duck)沒想到就在車道旁的淺水溝裡,不少隻就在泥泥的黑水裡覓食。對路上的人車往來很習慣,不同於一般的鴨子並不太怕人。光線昏暗也能留下個清晰的紀錄。



園區範圍廣大走馬看花繞一圈也不是件輕鬆的事,因此設有遊園列車,載遊客欣賞各處的風光。沿途有麥克風一路介紹景點,找鳥時多少有點干擾。



道路下方的黑水溝裡也有侏鷿鷈(Least Grebe)悠遊其間。很得意的這隻小黑鳥居然是我這老花眼先找到,鳥導Danilo歪著頭看半天才見到這小黑影。



小嘲鶇(Northern Mockingbird)是廣佈北美及大安地略群島的常見種類。嘲鶇科也是美洲的特有科,成員多善鳴唱,有些種類是各種聲響的模仿高手。

早上8:00~11:00三個小時跟著Danilo(多明尼加的鳥導-是個急性子的60歲老頭,鳥功一流卻不太招呼客人,常獨自在前頭找鳥再大呼我們趕過去看)的植物園賞鳥共記錄了31種鳥,個人加了12個生涯鳥種,很久沒有這麼爽的大筆進帳過,無比的過癮。




午前離開聖多明哥一路西奔,進一城區的Mall覓食去,採自助餐式自己選菜飯,各取所需甚為方便。只是有些看來中意的菜肴吃進嘴裡卻常是想不到的其他味道,也是難得的有趣經驗。



午後繼續西行,還算寬敞的路面除了進城區車輛不會擁擠,料不到大群腳踏車騎士,不明白是訓練或競賽沿公路奔馳。跟隨的幾部服務車輛橫阻其後不讓所有車輛超越,公路上堵成腳踏車速度的長長車陣,對向車也被逼暫停路旁,這等奇觀生平首見。車陣中的驚險狀況實無法言語形容。



時近黃昏才進Bahoruco國家公園的簡陋辦公室,辦理申請、賣票等手續。這是壁上掛的海報,標示著國家公園的範圍及代表性的生物種類。



天黑前住進Villa Barrancoli,這是國家公園旁的一處營地,由一位來自美國的Kate女士經營,領隊張老師簡稱此地為kate’s Camp。營地名稱Barrancoli是西班牙語短尾鴗(Tody)的意思,是Greater Antillean地區的特有科,長得很不真實的超可愛小鳥。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