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201503_53年農推同學的南越農業之旅(2)

越南旅遊的後三天和前三天其實內容想仿,只是順序倒過來而已,看一天農場後再市區觀光。這一天看的農場是比較精緻的園藝生產,和自己老本行相近,其中的工作人員的辛苦與成果體會較深,自從30年前專心看鳥以後,很少仔細去思量這些熟悉又遙遠的農事了,依稀又找回了些古老的往事。

 

市區的參觀看了越戰博物館心裡的震撼最深,越戰在久遠的年代裡是電視、報紙等媒體整天疲勞轟炸的事件,到現在記憶裡早已模糊不清了;參觀古芝地道被喚回來一些印象,再看博物館當年的悲慘場景又回到眼前,尤其受化學戰影響的那一批數十萬的畸形兒,現正30來歲還活在見不到天日的黑暗角落裡,想來有些鼻酸。政治、戰爭真是讓人花幾輩子都弄不懂的慘酷把戲。

 

3/14(六)約了7:00吃早餐,太早醒來隨興到飯店對街的一間學校閒逛,假日裡學校滿清靜的,好像是個農業學校,教室外側有一片不小的苗圃,花紅葉綠看起來很順眼(右下)。右上是住房的窗口外望,左方樹林後就是學校的苗圃,看到那片樹林才決定往那個方向散步去。左下是校園一景,屋頂上乖乖停了隻藍磯鶇(左上)這是冬候鳥,也有些到台灣度冬。

 

吃完飯店豐盛的早餐(餐點花樣太多了只顧吃和聊天,都忘了拍照存證),阿祥要帶大家到傳統市場逛逛,問來問去只找到個迷你小市場,和這片畸零地種的醉蝶花,約一人高就在大街旁氣勢不凡。

 

10:00前走回旅館,在飯店門口留個影,這家SAGON-DALET HOTEL門口牌子上有四顆星,在當地算是規模不小的一家。

 

在飯店Lobby等候小巴來接人,繼續參觀農場。背後的壁雕看來頗有來歷的樣子,沒仔細去查詢。

 

在大叻參觀的這家Bonnie Farm是經營精緻園藝的一個代表,老闆張先生雖半路出家,卻有很到位技術專業。左中、右上、右下是彩色海芋一貫作業,從挖生長點組織培養無病毒種苗,接著養好幾代的球到切花產出,完全自家完成,且品質一流,讓人讚嘆(以前服務的梅峰也種過彩色海芋且吃了不少苦頭)。他有十幾人同時操作的無菌室,比台灣的農試所規模還大。右中、左下是聖誕紅的扦插苗與盆栽成品,做得有聲有色。

 

女生們看到色彩斑爛的漂亮鮮花,總是按耐不住心中的雀躍,一定要捧一把來照照相,你看誰最漂亮?

 

午餐在另一韓老闆家用餐,精心準備不少特殊的料理,特別照這一鍋是朝鮮薊燉豬腳,朝鮮薊在台灣市面少見,醫書上說是顧肝的食補聖品,除了兩個吃素的老男人都嚐到鮮美的補品了。韓老闆對台灣各宗派佛教山頭都很熟捻,對兩個素食的開口閉口以師兄相稱。

 

這是他製茶工廠外做萎凋的茶青,也是從栽植到茶葉成品一手全包,市場全在台灣。我們在鹿谷或阿里山買的高山茶或有他的產品。左側廠房內有一整排的製茶機器和一群忙碌不停的工人。

 

另一側是設備先進的蘭花栽培棚架,栽培管理也是有板有眼。從左上順時針方向依次為蝴蝶蘭、文心蘭、長壽花及春石斛。這些都以盆花方式內銷越南市場。這類蘭花台灣有更雄厚的優勢技術,應該不容易賣到台灣來。

 

看到這麼賞心悅目的蘭花都興致高昂合照留念。右一練先生、右三這個場的韓老闆、右五Bonnie園藝場的張老闆。這幾位成功的老闆都有個越南老婆(據說這樣才能置產,買土地),也能講些越南話,但能用家鄉話開懷暢談,想來機會也不常有。每人都熱情無限。

 

蘭棚的另一角,依然笑臉燦爛,這些到越南創業的鄉親,聽來在台灣都有一段艱辛不為人知的過往,到越南有了合適的土壤,開創出一片光明幸福的天地。突然想到一句話:[橘過淮而成枳],台灣這塊土地容不下也開不出這種奇葩。

 

經過兩種天扎實的農業參觀行程,3/14很晚才回到西貢阿祥溫暖的家。3/15(日)真是星期天了,補眠補得飽飽的,在頂樓又天南地北的聊開來了,其實大多時間都聽阿祥分享多年來起起落落備嘗辛酸的生意經,也給這一群吃皇糧過單純日子的同學增了不少見識。左上是阿桑買來的越南早點,右下是風味特殊的黃金蕉。

 

鳥人聊天都不專心,望遠鏡掛在胸前,有鳥飛過就要分心一下。樓頂碟形天線上的巨嘴鴉,叫聲到了越南還是不改本色,照樣聒噪難聽。

 

正在換羽的寬嘴鶲看來醜醜的,牠大概也有自知之明,老在枝葉後躲躲藏藏,加上一身樸素的色調,一下子還不容易找到牠呢,此鳥台灣有少量過境族群。

 

約過10:00由阿祥家徒步往傳統市場採購去,第一目標是咖啡,近年越南咖啡種植面積激增,出口數量僅次於巴西,世界排名第二。這群老同學大多想帶點回來,或自品嘗或贈親友,在左上圖這咖啡攤左挑右選耗了一個多小時,大家都滿意了才離開。這個市場用的是中文名字叫[安東市場],沒有喝咖啡習慣的我就市場到處亂逛,右上是市場另一通道,很像迪化街的南北貨攤商,幾乎全都賣吃的。左下是安東市場門外的機車停車場,也是壯觀的一景。右下是下午逛的另一市場,只在裡面喝杯鮮果汁解渴。

 

3/15(日)順化餐廳的特色午餐(順化是越南的古都城),阿祥號稱越南人口中這是皇帝吃的餐食,當然要來嚐嚐。菜單拿來比劃半天,就是不曉得如何點素食,阿祥沒討越南老婆不通越南話,只好打電話找管家由他電話點餐,好不容易才吃到皇帝吃的素食。

 

順化餐廳的菜色,看來是美味可口,尤其左邊的素炸春捲,讓人食指大動。秀雲常常吃碗內看碗外,老覺得素食的比較好吃,所以就續盤分享。

 

餐後旅行社再派車接人做City Tour,還是16人座小巴。這是西貢路邊常見的計程機車,一個人出門請機車載送,穿梭車滿為患的大街小巷確實方便快捷,價錢也比Taxi便宜許多。

 

越南導遊稱這條是高樹公路,兩旁行道樹確實長得又高又直,順著高樹公路可以前往前南越的總統府-獨立宮,參觀獨立宮是下午的第一個行程。

 

越南[獨立宮]建自1868年原為法國總督的宮殿,後為南越政府的總統府稱獨立宮(右上),1962年受到嚴重砲擊倒塌,再改建成左上圖四層樓的現代主義型式的新建築。內有上百個豪華房間,一樓為會議室,二樓為總統辦公室,三、四樓為官邸及休閒中心,四壁堅固耐砲擊,屋頂可停直升機。門面為竹意象造型,別有雅趣(左下),右下是前庭廣場,可容多輛坦克進駐。越南統一後獨立宮改稱[統一府]。

 

前庭左側樹下展示的越共坦克,是它第一個衝進獨立宮,結束了越南的南北分治,為越南立了劃時代的的大功勞。可惜車身全給一群看熱鬧的老人遮了。

 

獨立宮內的幾個豪華房間。左上:內閣會議室,中間一張長橢圓桌,總統坐位在靠牆的末端。右上:外賓接待室,後方擺設一對巨型象牙。左下:節慶室,顧名思義為節慶時的聚會場所,座椅地毯都華麗鮮豔。右下:呈國書室,為外國使節呈遞到任國書的場所,後牆為越南的高級漆畫併成,並貼飾金箔。這是看得到的堂皇一面;不少會議室及辦公處所都設有密道通往地下避難室。末世裡堂堂的總統也得隨時準備落跑。

 

右圖:外賓接待室陳設的一對外形與質地皆上乘的大象牙。象牙主人的大腳也做成擺飾,擺置於廊道牆角(左下圖的最大腳丫子與象牙是同一隻象)。左上是牆上另一組動物頭骨的擺飾。

 

接下來參觀越南戰爭博物館(原名為美軍罪惡館,擔心相關國家觀光客反感而改名),官方不允許導遊帶隊解說,自行參觀以圖片展示為主的內容,主要以越文說明部分附有英文,因此只能看圖揣摩而已。此博物館曾是美國情報局舊址,成立於1975年9月,紀錄了越南近代歷史上最慘烈的一頁。左圖是噴落葉劑的畫面,左下美軍帶上防毒面具,左上是落葉劑摧毀後的闊葉林只剩頹敗枝幹。右圖是越戰期間的四位美國總統-艾森豪、甘迺迪、詹森及尼克森,相對的下方是飽受苦難的越南百姓。

 

看過悲慘的戰爭畫面,接下來陽光多了,後方是法國人建於1883年的聖母大教堂,整棟以紅磚建造,大家都以[紅教堂]稱之,前庭中央豎立一尊高高的聖母像,是西貢市區的著名景點。

 

紅教堂周邊遊客絡繹於途,一長排時裝公司的美眉,一字排開秀出越南的傳統服飾,這是時裝公司招徠生意的廣告手法。

 

紅教堂的對街有一棟像車站一樣的黃色建築,也是十九世紀法國殖名時期留下來的紀念物。它也是著名的中央郵局,目前仍正常營運中。看來這群遊客只為了拍照留念而無心欣賞古蹟。

 

逛完市區離晚上的節目還有段時間,老人家也需要坐下來歇會兒。找家Highland Coffee休息,我這不喝咖啡又不要冷飲的還真難找到飲料,最後要了小半杯不加冰塊的柳橙汁要價74000越南盾。阿祥把我們安頓好後自己到轉角一家Casino去玩幾把,他自號輪盤王子,果然花30分鐘去贏了150美金回來,真神。

 

整個越南旅遊的最後一個節目是夜遊西貢河,這艘帶餐廳附帶表演節目的遊艇,每晚都燈火通明,吃飯加遊西貢河看夜景玩了兩個多小時,餐食及表演節目並沒讓人留下特別印象,到此一遊罷了。

 

船上的大廳,擺著四長條餐桌,我們的桌上放個越文牌子,上寫六人兩個素食。表演台在餐桌末端,待大家飯吃得差不多了才開船並開始節目表演。

 

遊河時與我們交會而過的另一遊艇,襯著漆黑的天色,每艘船看來都炫麗奪目。

 

岸上幾棟大樓都燈火輝煌,這棟高樓的霓虹燈還隨著時間變幻出不同的色彩,船舷的這一側一長排遊客拿著手機不停的對著它拍照。

3/16(一)人還在越南阿祥家,心好像已經回到台灣了,一整個早上在家裡打屁。並與阿祥共同經營農場的夥伴-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孫先生,聊他們的農場:農場稱[鳳凰農場]面積也有一百公頃,以種植香蕉為主,位置在越南和柬普寨邊界的柬普寨那邊,因進出邊界都需事先辦理簽證,因此這次去不成這個農場,有些遺憾,下次吧! 有這次輕鬆美好的經驗,真的覺得再來一次並非隨口說說,只是苦了阿祥,這次幾乎全程在他家白吃白住,犧牲打高爾夫、玩Casino的時間,隨口說說關鍵還要張老闆點頭。在這裡叩幾個響頭感恩阿祥全程款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