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1日 星期六

201503_53年農推同學的南越農業之旅(1)

今年1/12再一次的農推系同學約了秀雲家的聚會,老友見面談得開心,七嘴八舌不記得誰提的就冒出了隨阿祥到越南旅遊的主意,一時反應熱烈,莊福典不知哪來的靈感就定3/12出發好了;阿祥是個老越南,大略說明了可以如何玩法,就3/12~16吧!快速拍板定案。

 

過年前秀雲積極一個個電話聯絡,臨出門前,家有要事的、與醫生有約的、陪家人看病的,七扣八扣能成行的剩下眼前的六個老人。還是快樂的出遊了。原打算把日期往前挪一天,結果出發日挪成了,回程的機票有問題,因此多玩了一天。

 

3/11(三)約了6:00機場集合,遇上難得的三月寒流,每人裹了厚重一身冬裝,準備前往四季如夏的越南,阿祥行前一再強調的要穿短袖帶短褲,在桃園機場變成一句笑話。

 

西貢新山一國際機場出口的熱鬧場面。越南比台灣晚一小時,加上三個小時的飛行時間,這時已近中午。

 

下飛機領了行李,第一件事先把台灣12度的衣著換成28度的西貢打扮,等著16人座的小巴來接六人的豪華旅遊團。

 

西貢街上的第一印象,典型的越南城市略帶法國風,車多路小很擁擠但沒特別亂。

 

路邊的學校門口,醒目的大紅旗提醒這是共產國家,一顆大黃星的是越南國旗,併排的鐮刀榔頭圖案紅旗是越共的黨旗。牆上的圖案跟早期大陸的風格很像。

 

第一站先到當地的風味餐廳,還沒見到菜色如何?庭院布置確也清爽宜人,躲在樹蔭下吹著熱帶懶洋洋的微風,一派休閒渡假的味道油然而生。

 

右側就是所謂的風味餐,其實風味何在倒沒特別的感覺。當地以米食為主,糯米飯糰沾糖拌花生粉,小菜則佐以各種酸辣口味的醬油。左側是餐廳的另一角,熱帶地方盛開的九重葛,是吸引目光的主景。

午後參觀[古芝]的越戰遺址。[古芝地道]是位在西貢西北方40公里的一個地道系統。為越戰時期的越共總部,地道內有作戰哨、水井、手術室、餐廳、廚房、休息室、會議室、醫療站、糧食軍火庫等等,五臟俱全,宛若鋼鐵堡壘!越南人用簡單的鏟子和畚箕挖了二十年,才完成這工程龐大的地道系統。

 

圖中草棚為各種越戰時期遺址的展示場,全都隱身在熱帶的闊葉林裡。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的樹都是1975年越南統一後所植,原來的森林在越戰期間為美軍的橙劑(1962年至1971年大量噴灑在越南土地上的落葉劑,因裝在有橙色條紋的墨綠色圓筒中而得的渾名)毀壞殆盡。 左下是供遊人進入參觀的地道,身材標準的人才可以蹲行通過,這群老人只有我和阿忠夠格且膽敢進入。左上是地下廚房怕被敵方發現炊煙,運用白蟻巢的原理設計出的散煙方法。

 

此地道原為越南抵抗法國統治時,由當時農兵徒手挖的一個地下戰道。到了1960年代越戰時期轉為抗美地道戰的重要地下基地,由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建造,全長200公里,由無數條寬不到80公分的地道分為三層結構交錯而成。上圖是地道的千百個入口之一,好奇的老人進入體驗一下不容轉身的黑暗地道。

 

右上:與帳篷下的越共蠟像合影。右下:展示被擊毀的美軍坦克。左上:地下兵工廠,由撿來的美軍未爆彈改裝。左中:展示叢林中各式捕捉敵人的陷阱。左下:導遊小劉正介紹越共用以識別的黑白格圍巾。展場中各種姿態的蠟像都做得維妙維肖栩栩如生,曾有位現場工作人員認真的低頭工作,被誤為蠟像有人想跑過去合影,她一抬頭弄得大家一陣爆笑。

 

出口附近有胡志明的紀念館,不免隨俗的過去跟胡伯伯的塑像合影留念。阿祥根據路邊消息考證,號稱胡伯伯是台灣高雄人,你以為如何呢?

 

古芝附近植有大面積的橡膠經濟林,種值得整齊劃一,就連取橡膠汁液的割口都一個高度一個方向。

 

進西貢(胡志明市)市區回阿祥家沿路的下班車潮,一直住鄉下沒在台北長期混過,不知台北人的感覺如何?據秀雲的回憶,二十幾年前的永和中正橋頭也有這等壯觀的場景。這天晚上走路出去吃飯,沒有當地人帶路橫過車流,我們就是走不到對街的[佛來緣]素食餐廳。

 

風塵僕僕的一天過後,回到阿祥在胡志明市溫暖的六樓住家,這是張老闆在越南諸多不動產之一,樓下租給摩托車店,中間是辦公室,上層為住家。回家就吃水果、泡茶、聊天配阿忠帶來的花生。電視裡播的是台灣的中天新聞,許多台灣的消息,住越南的比我們台灣來的鄉巴佬還清楚。

 

3/12(四)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在頂樓吃早餐閒聊到10:00才出門。意外的由馬路旁行道樹長上來樹叢間也有鳥在活動,鳥人的鳥眼當然不放過,雖是最普通不過的紅鳩

 

這天的行程是西南行到下六省(下六省是越南的主要稻米生產區,兩年可以有七收)的[美托],領略一下湄公河下游的水鄉風情。[湄公河]是亞洲最重要的跨國水系之一,源於中國西南的瀾滄江,流經緬甸、寮國、泰國、柬埔塞和越南,於胡志明市流入南海。近午到另一家華橋經營的松柏園餐廳。菜色的擺設講究:炸魚是立起來的、水果盤的雕工頗見用心,生意鼎盛,也遇到大聲嚷嚷的陸客群,吃起飯來顯得熱鬧滾滾。

 

美托位在湄公河出海口附近,廣闊的河面有四個沖積島,皆以動物命名,分别叫龍島、鳳島、龜島及麟島,是南越很重要的觀光景點。我們搭渡輪上麟島,島上種了些榴槤、香蕉、波羅蜜等熱帶水果。行程都在參觀些手工藝品、椰糖製作場、蜂蜜花粉等土特產的賣店。下圖是椰子糖的現場製作展示及販賣。左上為結實纍纍波羅蜜樹。右上是每攤都差不多的木製手工藝品。

 

上圖由攤商招待的水果小吃,一旁有著傳統服飾的越南婦女自動來為遊客獻唱越南小調及鄧麗君的中文歌曲。身上只有阿祥有越南盾,小費當然由老闆打發。下圖是由美托碼頭前往各島的渡輪。回程船上每人發一個椰子讓遊客消暑,大熱天這顆椰子來得正是時候。

 

小島的後段行程搭兩人手划的小船,穿梭在兩旁長著密密海椰子的小水道裡,在椰林蔭下陰涼舒服,非常特殊的熱帶體驗。船伕以特別的蹲坐姿勢操控小船也是別處未曾見過越南風格。

 

遊美托的下午天色還很亮就回來,阿祥的管家阿桑為我們煮了一桌家常菜。為明天的大叻行請來熟門熟路練先生(左三)帶路。老練為人豪爽海派,是位成功的房地產業者,也是阿祥高爾夫球場的老球友。

 

在越南唯一早起的一天,趕7:55的飛機往東北飛抵林同省的大叻,此趟越南行號稱農業之旅,只有在大叻才真正見到台灣人在那裏經營的大規模農場。大叻是越南南部的高原區,海拔約1500公尺,是氣候恆定溫和的熱帶高原,颱風吹不到這麼南邊,也沒有地震等其他天災,從農業經營的角度來看真是個天堂。

 

第一站來到桃園大溪人氏呂家的福壽農場,佔地一百公頃,以咖啡及茶為大宗,右上:茶園。右下:咖啡園。老闆是理想派農夫,貫徹執行有機農法,茶樹不噴藥讓薊馬生長其間而生產特殊風味的[澎風茶]。種植區的間隔都種了筆直的遮陰樹(像是豆科Cassia屬的黑荊樹),十幾年前種下的現已成蔭,走在其間很有渡假的fu,有潛力發展成渡假農場。左上:正在改建的農場辦公室。左下:才吃過午餐工人就烤起肉來。

 

大家在辦公室內喝澎風茶,鳥耳朵聽到外面有鳥聲,果然在高高的竹叢上見到狂叫的白胸翡翠,此鳥不見於台灣但熱帶亞洲則很常見,金門也不少。

 

一不作二不休就找起鳥來了,農機棚旁一株正待開花的樹上也來了隻小小鳥-朱背啄花鳥,類單眼相機動作太慢沒拍到頭背鮮紅的公鳥,這隻母鳥只有個紅屁股。

 

田區裡閒散的聊天參觀,頭頂居然出現猛禽,這種黑冠鵑隼在中南半島是常見的遷移性候鳥,台灣也有幾次紀錄,每次出現都會引起轟動。

 

農場實在很大,早上和下午分別走了不同的方向參觀。右側是阿祥每每提起,前景相當看好的萊姆園,樹齡不夠大才開始結果。席地白衣藍帽者是農場負責人之一呂先生,藍衣紅帽的是由西貢帶路來的阿祥球友練先生。左上:剛播下種的蘿蔔田。左下是悠閒的農推系農業訪問團,阿祥估計這一天大概走了十八個洞的距離,對老人而言運動量夠了。

 

一邊吃午飯,餐廳後方的樹上傳來杜鵑的叫聲,吃飽飯牠仍高踞枯枝上,對了隨身帶的當地鳥類圖鑑,是熱帶亞洲也算普遍的八聲杜鵑,典型雙翼下垂的杜鵑落翅仔姿態。

 

路上走前頭的老闆見到大隻的野雞,讓我們前去觀看,可惜已不見蹤影,聽描述應該是家雞的野外祖先紅原雞。呂先生為農場有這麼多鳥也覺得驕傲,開始幫忙找起鳥來,這隻栗背伯勞就是他先只給我們看的。這一天邊走邊聊天居然也記錄了27種鳥。

 

黃昏到大叻市區,市容有不少法國人留下的痕跡,是南越有名的避暑渡假勝地。左上為當晚幾位務農的台商招待的餐廳。吃的是越南的特色料理(左下)。右圖是當晚住宿的[西貢-大叻旅館],房間內及窗外一景。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