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7日 星期六

201408_第三度西馬賞鳥(5)_Banding Lake

這趟馬來半島賞鳥的最後一站,原本要把最後的四天全留在Fraser’s Hill,但陳亮出門看鳥很會精打細算,估量同一個地方再耗下去,投資報酬率會大幅下降。因此央求Hock可否往北專程找Plain-pouched Hornbill去,這種犀鳥是第二級的保育類,目前遷移方式及習性仍不甚了解,只知每年8~9月間會到北部的Banding Lake(繁殖或渡冬仍不清楚)。

 

8/22提前兩天把Fraser’s Hill的Shahzan Inn旅館退了,沿路還有三個目標-Pygmy Blue Flycatcher、Bamboo Woodpecker、Yellow-vented Pigeon都有機會但都沒把握。結果又槓龜了,只得直接兼程北上,這一天開了400多公里花6小時。路途中電話問保護區的朋友才知今年淡喉皺盔犀鳥(Plain-pouched Hornbilll)還沒到。中途停個進不去的水庫,早先那裏也有犀鳥。黃昏抵達目的地Banding Lake。

 

Banding Lake是30~40年前築壩積起的的湖泊,湖中還有個Banding Island,在島上找了些普鳥,再跨過橋往東上高地一心肖想著能碰上剛到的先頭部隊,天黑了Hock也累壞了,回旅館休息。

 

Banding Island有個區域也劃入IBA保護區,有不少低地鳥種,還聽到大眼斑雉(Great Argus)的叫聲。路的末端遇到一大群的野豬。在穆斯林國家許多人不吃豬肉,野豬像住在天堂一樣,逍遙自在,一如印度的牛群。

 

住進Belum Rainforest Resort已經8:00了,到餐廳只有吃到飽的自助餐且只一兩樣素食,點餐得回房間打電話叫Room Service;等他們送來菜單再等點餐,吃飽已經晚上10:00了。

 

房間很寬敞,但累翻了進房只沖個涼就擺平睡一覺,天沒亮就出門了,房間好壞其實沒多大差別。

 

8/23(六)雖然機會渺茫既然來了還是抱著一絲絲希望,搭船遊湖找淡喉皺盔犀鳥(Plain-pouched Hornbill),遊湖半天見了3種犀鳥,加個此行的新記錄黑犀鳥(陳亮新的)算有收穫吧!

 

再記錄了兩隻馬來鷹鵰(Blyth's Hawk Eagle),這一趟見過兩次了,在湖面上視野寬廣全沒遮擋,鷹姿更顯威猛。當地還有個稀有的華氏鷹鵰(Wallace’s Hawk Eagle)陳亮一直唸著牠,可惜唸力不夠強叫不出來。

 

在一個水坳的角落裡停了隻灰頭魚雕(Gray-headed Fish-Eagle),水庫雖已超過30年,不少沒入水中的枯樹仍伸出水面高高挺立,是魚鴞理想的家園,平常少有干擾,船接近到少於50米,牠只盯著你看,還不願離開。

 

拍過魚雕在露出水草的淺水域見到幾種蜻蛉目昆蟲,這種最多一眼可認出是粗鉤春蜓的親兄弟Common Flangetail(Ictinogomphus decoratus),與台灣的粗鉤同屬不同種,看起來就很親切。

 

另一種Yellow-barred Flutterer(Rhyothemis phyllis)長得很秀氣可愛,後翅基部有鮮明的彩繪,在台灣也有同宗,彩裳、三角、賽琳、藍黑蜻蜓都是牠們一家的親族。

 

這隻鼓蟌很面熟吧!就是脊紋鼓蟌(Libellago lineata)可能亞種不同腹部前半沒有台灣的亮橘色而色調偏黃。同一區域另還有3~4種因船隻接近不了加上搖晃拍不到,台灣似乎都有相近種類。

 

船頭翹起龍骨頂上老停隻蝴蝶在最顯眼的紅漆上,查了馬來半島的蝴蝶書,牠叫Autumn Leaf(Doleschalllila bisaltide),沒有對應的中名。

 

湖的幾個特殊角落,設有簡易的浮台碼頭,讓遊客比較方便的進入森林,陡峭的路段還拉了臨時的粗繩,隨著不同的季節和時段,這些簡易的設施會更換地點。

 

進入森林就是找這種巨無霸的大王花-Rafflesia,它是大王花科的寄生植物(有分類學者把它併入大戟科),主要寄生在葡萄科植物的蔓藤上,花徑近1米。常在馬來西亞的觀光推廣圖片上見到,本尊則是首見。

 

Hock正在拍Rafflesia,可以看出它的巨大及寄生的葡萄科粗大的藤蔓,他的右腿後方另有一個橘色球形的花苞。據說此花有惡臭,近聞並無特別讓人不快的氣味,不知這朵不夠新鮮(約5天前開的)有沒有關係。

 

下午在附近Banun Village隨興兜風希望能碰上意料外的東西,鳥是沒有卻遇上隻難得的(Dhole),Hock及陳亮都是首見,為此他們兩個不停的談論很久,非常的開心。我們則是在印度的西高止山見過一次。

 

村屋旁的紅毛丹結實纍纍,Hock說這種品種風味不好,或許因此沒人採摘,這麼鮮紅亮麗的果實,既使不好吃留做庭園景觀也是上品。

 

這家Belum Rainforest Resort的大餐廳取名Hornbill Restaurant,但要找的犀鳥今年卻遲到還沒進來,留下個遺憾或有機會再訪。8/24(日)吃了早餐隨即南下趕飛機回台灣了。

 

一路南下停了三次休息站,找鳥加買水果(為廉價航空的機上準備),下午14:00到機場附近吃晚午餐,老闆端出清涼的洛神花茶消暑,讓住北京的陳亮印象深刻。

 

這是馬來西亞的廉價航空air asia的大本營。機票上訂的17:45起飛,Check In時看板顯示的是18:45,真正起飛19:30,桃園落地已過午夜。

 

訂機票時加訂的機上素食餐-鹹鹹的印度咖哩炒飯加一坨茄醬馬鈴薯,若詩在網路上訂的,猜測一份應在台幣250元左右。機上不准帶外食,否則不如自己捏兩個飯糰帶著充飢。但無論如何總是個新鮮的體驗。

 

下午3點若詩趕回機場會合留了一張唯一的鳥人合影。這次出門陳亮做足功課該看的鳥種、錄音準備得很齊全,尤其後半段行程,像是他和Hock兩個鳥導帶兩個老人家賞鳥,很幸福的一段賞鳥過程,再想起來還是很溫暖的回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