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3日 星期二

201408_第三度西馬賞鳥(3)_Bukit Tinggi

Bukit Tinggi位在吉隆坡北方約一個半小時車程的山丘上,有幾個城堡式建築的渡假村,規模不小,據說原來是蓋來當作賭城用的,後因經營博奕的核准沒通過而改成渡假村。

 

附近有幾個景點,渡假村門口有定時的接駁車免費接送住宿的旅客,車班並不很多,尤其賞鳥的人要一早出門得特別到櫃檯請司機另跑一趟。我們在此待了兩天,賞鳥主要都在附近約5公里外的一個日本花園。

 

這家叫Colmar Tropicale Resort的人行入口,像城堡一樣先通過個甬道接著一座橋才進入住宿區,感覺有點神秘又有點奢華;而車輛由另一車道進入地下停車場,直接上商店街及住房。

 

右側是住宿大樓的一角,房間環繞著的大天井,兩邊採光、通風都很好。左下為一小段商店街,以餐廳最多另有些咖啡屋及紀念品店。左上是大門外等結駁車的小站。

 

8/19(二)一早Hock帶我們直接上上日本花園,庭園的規劃設計除植栽以外頗有日本風格,我們目的不是參觀庭園,其後方有機會出現孔雀雉而慕名前往。

 

下了車馬上有紅嘴地鵑(Red-billed Malkoha)在大樹上活動,地鵑大多時間都藏在密叢裡,難得牠還能頭尾都一起見得到。此時老婆跟著Hock進步道看到長長的雞尾巴穿過小徑,大家急急跟進。

 

就是這條步道前方橫倒木背後有人經常灑些穀粒,附近一家子的孔雀雉常出來覓食,我們就地坐下來守株待兔,有兩次出現因老人家太緊張踩斷樹枝的聲響把牠嚇跑。

 

山孔雀雉(Mountain Peacock-pheasant)的母雞帶著小雞神情緊張得邊吃邊警戒,一副隨時要逃離的架式。公雞尾羽上有藍色圓孔雀紋,光線太暗又被我嚇跑沒能拍清楚。山孔雀雉是此行的最大收穫。

 

看夠了孔雀雉沿大路往下走,一早遊客還不多見到不少有當地特色的鳥,黑噪鶥(Black Laughingthrush)一身黑配個紅嘴,和紅嘴黑鵯長一個模樣,可唱起歌來高明許多。

 

赤鬚夜蜂虎(Red-beared Bee-eater)常停棲樹冠層下方,不像其他的蜂虎長時間空中盤旋且多停在突出的高枝上,所以相對不容易發現。中名稱牠夜蜂虎,但多是白天見到正常的活動。

 

樹林裡也有這種可愛的葉猴(Dusky Leaf Monkey)那超級誇張白眼眶像是小孩子帶的玩具眼鏡,襯托出兩顆黑溜靈活的眼珠子;嘴唇也是偷喝鮮奶沒擦嘴的憨樣子。牠靜靜的聽著相機的喀嚓聲很好奇的神情。

 

植物園的蔭棚裡種植各式熱帶花卉,棚外樹林裡有隻咬鵑,陳亮為取好鏡頭爬上柱子拍照,Hock拿出小像機拍人,後面還有一隻黃雀也跟著拍起來。

 

這隻橙胸咬鵑(Orange-breasted Trogon)聽說常在這種花的蔭棚附近出現,許多吉隆坡的拍鳥人假日都會來此拍照。所有的咬鵑都有一身讓人陶醉亮麗羽衣,越看越會驚嘆大自然的神妙。

 

出了森林在一視野開闊的平台上停留不到一小時,記錄了30種鳥,雖然距離都很遠,未必是拍照的好地方;賞鳥而言Bukit Tinggi的 Japanese Garden絕對是值得推薦的所在。這隻棕胸地鵑(Raffles’s Malkoha)正在餵食,對象不知是雌鳥還是雛鳥。

 

馬來半島的鵯約有25種,大多和台灣的白頭翁一樣,普遍、聒噪、愛現的一群,但想找一隻好好拍個照片才發現普鳥是普鳥,還不那麼容易親近。這隻紋喉鵯(Stripe-throated Bulbul)是不小心自己飛到鏡頭裡來的。

 

這一帶另一種常見的靈長類豬尾猴(Pig-tailed Macaque),長相、習性與一般獼猴類似,只有尾巴不到人家的1/4長,好像被剁掉一段剩一截短短彎彎的豬尾巴。不知爬樹時會不會不平衡而摔下來。

 

這個中午繞進一條長長的小路,再穿過正好通得過一部小車的小橋,河邊的樹林裡一家很有特色的小餐館。吃過這一餐Hock就要帶若詩回吉隆坡參加隔天的會議,留我們三人在Bukit Tinggi自己混一天,明天中午再來接我們換點賞鳥。

 

餐廳的後院養了一大窩的野豬,圍著客人要東西吃,飽食後的食客都新奇的陪豬照紀念照,或也是老闆招徠生意的手段之一。

 

午後一陣大雨強迫鳥人留房間睡午覺,雨停後旅館的周邊也有一些鳥可以解悶。黃腹鶲鶯(Yellow-bellied Warbler)一個小家族在灌叢裡活動,從沒見過鶲鶯會有舉起單翅的動作,不禁想起冠紋柳鶯輪流扇翅的行為,鶲鶯這一招更誇張。

 

黑頭穗鶥(Gray-throated Babbler)也在另一頭的乾樹叢成小群覓食,這隻看起來不像剛離巢的小鳥,卻完全沒有尾羽,或許剛逃過一場災難,使出斷尾求生之計才留得活口。

 

再搭接駁車上日本花園,時間不多還下著間歇小雨,幾株有果實的紫珠引來鳥群取食。褐擬鴷(Sooty Barbet)是五色鳥一家的同宗,體色灰暗樸素。分布於中南半島至婆羅洲,已被拆成兩種,婆羅洲沿用原來的名字Brown Barbet,中南半島的改稱Sooty Barbet,中名自己取個合適的吧!

 

Bukit  Tinggi這一帶有不少中東來的遊客,保守的穆斯林婦女衣著都包得密不透風,眼睛留個縫窺伺外面的世界。吃飯時也遇過這等打扮的客人,每吃一口飯都要小心的掀一下面罩,宗教給人的束縛實在難以想像。我們等末班車下山,陳亮正利用空檔努力的殺照片。

 

8/20(三)出門錯過特約的班車,陳亮去跟司機坳了部專車再上日本花園,到了孔雀雉的老地方,只剩對面搭個偽裝帳,裡面有人影晃動,等了一段時間不再出來,還好昨天看夠了。

 

樹叢上的藍翅葉鵯(Blue-winged Leafbird)葉鵯是一群中小型的鳥,身體背面多為綠色的,基本上像一片綠葉;活動於闊葉樹上並不很顯眼。

 

大綠葉鵯(Greater Green Leafbird)雄鳥帶個黑面罩,在昨天下午褐擬鴷覓食的同一棵紫珠上大啖成熟的果實,應該很美味,聽到相機的快門聲只斜眼看看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大綠葉鵯(Greater Green Leafbird)雌鳥稍樸素些沒戴面罩只畫了黃色眼圈,也流連於紫珠樹上。本科有11種,分布於印度至印尼的熱帶地區;馬來半島有4種,這一趟全看齊了。

 

今天鳥況比昨天差很多,山上靜悄悄的。沒鳥就逛逛日本公園,還真有那麼回事,十足的日本風格,雖是熱帶的植栽也修剪得整齊有緻,加上細石步道,水中悠游的錦鯉,在馬來西亞第一次見到如此清爽的公園。

 

長尾縫葉鶯(Common tailorbird)和鷦鶯是近親,也是灌叢生境的普遍鳥種。築巢時會將相鄰的葉片拉近穿在一起,而有縫葉鶯的名號。

 

提前回到停車場等Hock來接,白腰文鳥(White-rumped Munia)就靜靜站在眼前,好像個稱職的模特兒,相機沒拍夠牠就不離開。此鳥雖台灣也常見能乖乖讓你拍也很過癮。

 

同一個地方這隻冕雀(Sultan Tit)吊掛在竹葉上忘情的吃著成排的粉介殼蟲,竹葉晃蕩得很厲害,牠一下正的一下倒吊,人走近了牠似乎沒有察覺。

 

要離開了在Colmar Tropicale Resort前再拍張紀念照,雖不一定會再來,想起來還是個值得回味的地方。

待續......

1 則留言:

Shuurei 提到...

谢谢你分享你的记录! 照片拍地好好! 我月底会去ColMar 一躺。 请问早上几点是赏鸟的好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