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201408_第三度西馬賞鳥(2)_Taman Negara

Taman Negara馬來語就是[國家公園]的意思,她位在馬來半島中心,因成立早(1938年)、面積大(4343平方公里約台灣面積的1/8)大家都直接以國家公園稱呼她。園區保存完好的古老熱帶森林。區內大漢山是馬來半島的最高峰(2150公尺),中名也稱她大漢山國家公園。

 

許多珍奇古怪的鳥種這個國家公園都有機會找到,因此這趟西馬賞鳥重點就擺在這裡,第二天下午抵達,前後待了四天;抱了很大的希望但運氣似乎不太好,幾個重要的目標都只聞其聲不見身影。

 

8/17(日)馬來半島啄木鳥種類相當多,25種全為不遷移的留鳥,一般都在密林裡,要看清楚得碰運氣,這趟記錄了十來種,全是過去見過的種類。小栗啄木(Maroon Woodpecker)也是透過枝葉的縫隙勉強留個記錄。

 

古老的亞洲熱帶森林裡,畫眉是留鳥裡的重要成員,馬來半島少說也有四、五十種,最近的分類把畫眉科裂解成好多科,整理名錄時常不易對號入座。鬚樹鶥(Moustached Babbler)是樹林下層一再出現的種類。

 

深山老林裡有各式各樣的蔓藤植物,各以捲鬚、纏繞、倒鉤...等不同手段攀爬,這種長年互相扶持纏繞成為一柱美觀的粗壯樹幹的情形並不多見,有相機的都為它留影,不知該稱它們[糾纏]或[纏綿]。

 

一小路叉進河邊,視野頓然開闊,Hock聲稱水流邊的陰暗低枝上有機會找到大家的新鳥種藍帶翠鳥(Blue-banded Kingfisher),找了許久槓龜收場,只有一群聒噪的黃冠鵯(Straw-headed Bulbul)。

 

河邊上的阿氏雅鶥(Abbott's Babbler)也是分布廣數量多的畫眉成員,習性也老是鬼鬼祟祟的活動於密叢底部,好不容易看清楚了,也就是這副灰灰土土的德行而已。

 

綠闊嘴鳥(Green Broadbill)是這一段步道讓人振奮的好鳥之一,闊嘴幾乎被前額的毛簇蓋滿了,頭形變得很怪異。闊嘴最近被分成亞洲及非洲的兩個科,綠闊嘴產於東南亞卻被歸在非洲闊嘴鳥科,實在是一頭霧水。

 

森林的地面飄落許多樹木的種子,會引起注意是這些種子都長了不同形狀的翅膀,以各自的方式漂離母樹,樣子都還蠻別致的。右上那種長了幾個長翅膀的是亞洲熱帶特別的龍腦香科的大樹,過去台灣進口相當多做為家具用材。

 

再度聽到孔雀雉的叫聲,兩老急著摸到林子裡靜靜的等待,聲音始終都在十來公尺外的密叢裡無緣目睹。兩個年輕人在後頭慢慢走反而碰上好鳥-橫斑翠鳥(Banded kinfisher)。

 

左下的路標Kuala Tahan是我們出發的地點,賞鳥的主要路段是Jenut Muda,不少賞鳥紀錄都宣稱這一帶鳥況最好。一路上上下下有不少左上圖這種階梯,爬不動了隨時坐下來喘口氣喝喝水。右圖是山頂上一個溝谷,上下都需攀著粗繩,這一天走到此休息再原路折返。路程有些遠,中午帶點乾糧果腹,沒必要為一頓飯老遠趕回來。

 

這段步道說實在的鳥還不少,但相機就發揮不了多大用途。追了老半天的白翅鵲(Black Magpie)只能拍到個黑影,這沒頭沒臉一隻大黑鳥可是下飛機以來三天了才加的第一個新種。

 

山頂較平緩的步道上密枝間有鳥影飛飛停停,先找到黃褐色的母鳥接著紅枕咬鵑(Red-neped Trogon)的公鳥也在遠處現身,葉片、枝條不是遮著頭就是擋著尾,很難找到露空的角度。

 

坐在折返點上休息,這斑闊嘴鳥(Banded Broadbill)無聲無息的停到頭頂的樹枝上來。寬扁的大嘴和短小的尾巴一副小丑的模樣,這副長相好像只該在卡通裡出現的角色,卻活生生的在眼前和你對望。

 

另一個大紅的鳥影飛掠,這回該輪到紅腰咬鵑(Scarlet-rumped Trogon)出場,咬鵑都長個叫人百看不厭的模樣且色彩鮮豔亮麗。本科全世界有44種,熱帶美洲佔了近2/3,亞洲有12種,馬來半島有6種,這一趟記錄了4種成績不錯。

 

黃昏又累又餓的回住處,一段休息的空檔若詩突發奇想,要到Canopy Walkway瞧瞧去,拖著一身疲憊好不容易走到天梯口才看到過時關門的告示,實在沒力氣了否則真想罵人,告示該遠遠立在步道頭上才是。上到最後的階梯,擠出個苦瓜笑臉拍照存念。

 

8/18(一)在Taman Negara的最後一個早上,是最輕鬆的行程,慢慢的吃過早飯8:00上船,沿Tahan River往上游航行,沿水路也記錄了不少水邊的鳥。加了一種藍帶翠鳥(Blue-banded Kingfisher)總共遇見5、6隻,我這老花眼到最後才見到,急得Hock說我再看不到他就要回家了。

 

這隻魚鵰(Lesser Fish Eagle)停在突出河面的橫枝上,被船的聲響驚飛,仍停遠處河邊樹上,銳利的鷹眼不停的盯著船上人們的動靜,第二次不等船接近即隱入林深處。

 

鸛嘴翡翠(Stork-billed Kingfisher)是分布於印度至菲律賓廣闊範圍內的常見鳥種,由於體型大顏色鮮,還是很吸引人,尤其張開紅色大嘴的叫聲活像個老奸狂笑。若詩拍牠時正翹著尾巴向後噴糞。

 

船停一簡陋的碼頭,上頭是個提供野外研習的教學中心,設備維護都不錯,但好像利用率很低,在緊靠河邊的平台上,若詩瞥見一隻三趾翡翠越河過來,回頭找遍各個角落,不知牠藏身何處。

 

碼頭邊的樹林裡,Hock聽到黑黃闊嘴鳥(Black-and-Yellow Broadbill)的叫聲,一陣搜尋後牠躍上渡船旁的大樹上,地面是凹凸不平的大卵石,人都站不穩還要仰頭舉相機,年輕人才有本事拍到牠。

 

船行在河道上兩旁的樹林裡見到不少正盛開的巨型蘭花,中名有人稱它皇后蘭(Gramatophyllum speciosa)是蘭科中的巨無霸,莖長可達2米,每根花梗也有一米,著生紅褐色花朵近百朵,大型的植叢重量有數百公斤。分布熱帶亞洲至新幾內亞。

 

中午返公園總部,離開Taman Negara前輪流在大門口合影留念,輪來輪去獨缺鳥導Hock,他留辦公室裡辦退房遇到老朋友一聊就沒完沒了。

 

8/18(一)12:30 Check Out渡河離開Taman Negara,約兩點左右到Raub,這個城鎮還不小。Hock找這家他經常光顧的[東京河魚酒家]吃午餐,雖叫河魚酒家點素菜花樣還滿多的,下到平地天氣大熱,能吹冷氣從容的吃頓飯還蠻享受的。

 

Raub城裡的清真寺。馬來西亞是個穆斯林國家,清真寺都蓋得很宏偉。這趟旅行多走山區及鄉下,每天多會聽到好幾次超大聲響的伊斯蘭禱告聲,清真寺倒沒看到幾間像樣的。

 

下午五點進入Bukit Tinggi山區,事先問了鳥導想找從金腰燕分出的棕腹燕(Rufous-bellied Swallow),正說著牠就在山頭上盤旋覓食。Hock也很高興,知道有這種紅肚子的燕子,不知牠已是分出的獨立種。

 

這一路適合的環境都在找Helmet Hornbill但聲音都沒聽到,傍晚飛來一對馬來犀鳥(Rhinoceros Hornbill)代打,雖大家都見過多次,聊勝於無拍了一堆照片。

 

天黑後在旅館的地下停車場裡滿滿的一大群白腹金絲燕(Glossy Swiftlet),部分密集築巢的地方還圍了網子,避免排泄物打到客人的腦袋,沒進住就先跟牠們玩了大半個鐘頭。

 

白腹金絲燕巢築在天花板的角落裡,天全暗下來了還群集飛舞。這種雨燕只用少許唾液黏著巢材的關鍵部位,採它當燕窩應該不敷人工成本,因此沒有人利用這種燕巢取燕窩。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