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0日 星期一

201304_日本海鳥之旅_(3)

此番北海道的道東之旅重點在根室半島,唯一住兩晚的民宿是風蓮名宿。其名稱是來自附近的大型潟湖-風蓮湖,老闆是個超級鳥人,所以選個鳥地方經營民宿。

 

住進風蓮民宿,和老闆松尾武芳先生聊聊,老覺得似曾相識,原來南投鳥會在1994年夏天由張就道老師帶隊來住過這家民宿,當時叫[風蓮莊],房子也經過擴建,他翻出19年前的住客簽名本子,果然找到當時同伴們的留言。

4/6邊享用老闆準備的早餐,邊探尋根室半島的各個鳥點及詳細鳥種的確切位置,這個早上為了瞭解賞鳥點花了一個多小時,還好找水鳥不必一定一大早,這一天因此順利的看到不少好鳥。

棕耳鵯(Brown-eared Bulbul)是日本最常見的普鳥之一,北自日本北方南到菲律賓,共有14個亞種,大多分布區內都是數量眾多的優勢種。

茶腹鳾(Eurasian Nuthatch)在北海道的鄉間、公園也是常見種,冬季裡常到飼餌台來享用主人提供的葵瓜子。

臘嘴雀(Hawfinch)也是飼餌台的常客,以上3種都是在風蓮民宿的餐廳,透過擦得一塵不染玻璃窗拍得的。

今天預計順時針方向繞著根室半島繞一圈,運氣好下午有觀鳥船要出海的話,中午要趕回來搭船出海,這個季節有不少海雀類海鳥可以期待。

北海道的公路都是維護良好的雙線道,路旁少有空間可以臨時停車,為防範強風對交通安全的威脅,路側的向風面都築有防風牆,雖有些妨礙視覺景觀,但安全還是最重要的。

由根室半島北岸往東行,第一個目標是礁岩上稀有的岩濱鷸(Rock Sandpiper)但只找到些普鳥,近午到最東端的納沙布岬,外海就是落入俄國手中的所謂[北方四島],有不少要求歸返國土的碑牌和標語。而我們關注的是近處滿是鸕鶿糞便的白色礁岩,上面棲息著三種鸕鶿和海鷗。

鸕鶿飛進飛出到海裡覓食後又回到礁岩上休息,海面上也有不少鴨及海雀等,單筒架在那裏記錄了十餘種海鳥。

中間站立臉頰白色的是丹氏鸕鶿(Temmick’s Cormorant),近方體色略呈咖啡色的紅面鸕鶿(Red-faced Cormorant),體型略小體背有藍綠光澤的是海鸕鶿(Pelagic Cormorant),蹲坐休息的是大黑脊鷗(Slaty-backed Gull)。

角落站的海鸕鶿(Pelagic Cormorant)全身看起來油亮有光澤,體型和紅面鸕鶿相當,臉上的紅色裸皮稍小。

19年前-1994的夏天曾經來過這一次,再舊地重遊,景物依舊在,只是容顏改,尤其找鳥的眼力和爬山的體力,明顯老了一個世代。
中午電話詢問沒有出海的船班後,悠哉的由根室半島南岸經齒舞港、溫根元、知友岬,天黑前經過花咲港繞回風蓮民宿。下面是幾種300小砲還能拍得到的鳥種。

經過齒舞港後,為了回頭看一隻疑似白翅海番鴨而再回頭進港區,正卸貨的大船邊突然出現讓大家驚豔的長尾鴨(Long-tailed Duck)雄鳥,為牠在碼頭邊車子前進、後退的來回玩了大半個鐘頭。

在溫根元的漁港裡,陽光耀眼,一群群水鴨在港內載浮載沉,人走近岸邊只是慢慢游開並不特別怕人,斑背潛鴨(Greater Scaup)數小群悠哉的悠遊。

黑海番鴨(Black Scoter)從坐郵輪近北海道,到各處海邊都零星見到,似乎不太成大群,溫根元港內也有幾對。

港內天空出現巨型大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白尾海鵰(White-tailed Eagle)雖只是隻亞成鳥,掠過頭頂也是氣勢驚人。

依民宿老闆的指點,在知友岬的港邊山壁上來回找了許多趟,才終於找到粉紅腹嶺雀(Asian Rosy Finch)一小群在長著禾草的地上覓食。這是北海道數量不多的冬候鳥,之前完全沒料到還能找到這等難得的角色。

上圖是同行的後山客和涵君在溫根元漁港邊拍鴨子,下圖為尾白與涵君在知友岬拍粉紅腹嶺雀,拍累了趴草地上等鳥再回來,草甸厚軟躺起來很舒服的樣子,據說還可聞到草香。
待續......

1 則留言:

shirley lam 提到...

請問可以如何訂風蓮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