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201408_第三度西馬賞鳥(1)_Taman Negara

很早就想著再到馬來西亞找Hock看看鳥去,正巧若詩暑假裡八月份要到吉隆坡開會,就趁這個機會走一趟吧!之前與北京鳥友陳亮提過他也興致很高,就這樣幾封Email來往敲定了這趟行程,雖然明知暑假不是賞鳥最好的季節。

 

只訂下來往班機的日期和第一個鳥點-Taman Negara,其他的行程只說個大概到時看情況隨時調整,很隨性的一趟閒散賞鳥。若詩沒去過Taman Negara,陳亮也只有旅遊的過程去過Fraser’s Hill抽空看了些鳥,對他們應該還有不少新種,兩老雖給了Hock我們的Wish List到時也只是碰碰運氣了,許多種類都是相對比較困難的。

 

高高興興的出國門了,在暑假裡買的又是廉價的亞洲航空,候機室滿滿的人群看來是會客滿的樣子。所謂廉價航空就是托運行李要加錢,吃飯、喝水要加錢,還不准帶外食,當然沒有提供毛毯、枕頭等,票價桃園吉隆坡來回約九千出頭台幣,也不知廉多少價。

 

班機準點晚上約八點半到吉隆坡,到馬來西亞15天內不必簽證,進關也無需填入境表,出示護照按過指紋幾分鐘就通關,和回到台灣的效率差不多,只花點時間等行李提領。

 

由Hock的女兒當司機,摸黑住進Jungle Lodge,吵醒熟睡中的陳亮,他已在這附近摸索了半天,隔天一早由他帶路在旅館附近賞鳥。這旅館所在的環境及外觀都很棒,只是晚上要和蚊子奮鬥有點辛苦。

 

住處附近鳥是不少,卻是樹太高鳥太小,一出門就被高大的樹林打敗,記錄些尋常種類。拍到的只有這隻漂亮的蝴蝶-Rajah Brooke's Birdwing(Trogonoptera brookiana)翅展約有8公分,在溪邊陰暗的樹林裡飛起來非常搶眼。

 

這個早上要離開了若詩才拍到第一種鳥爪哇八哥(Javan Myna),和台灣情形一樣,也是非常強勢的入侵種,到處成群結隊,活躍於稀落的住家與農田附近。

 

十點左右旅館答應的早餐沒消息, Hock特地帶我們到一家當地的小店,吃特色料理,這盤叫做ROTI CANAI,像是一種馬來化的印度食物,煎得又Q又酥的麵餅淋上咖哩醬汁,很可口一盤不夠又叫了一盤。

 

離開吉隆坡上高速路往Taman Negara前,先在路邊的水果攤採購一番,山竹、紅毛丹及藍薩果(Jugulansa-一種楝科的熱帶果實)正盛產,這些都是我們吃了停不下來美味果實,這一路從頭到尾不停的吃,要不是海關管制真想帶些回來繼續享用。

 

出了市區進入丘稜地帶放眼所見盡是連綿的油棕林,Hock一路細數它對生物多樣性的摧殘及背後龐大的經濟利益,財團和政府的勾結,似乎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在全球環熱帶地區肆虐。除此之外一車車的大卡車載運著熱帶森林的屍骸,更讓人怵目驚心,環保人士的呼喊在此顯得微弱、無助。難怪馬來半島被認定為目前全球生物多樣性高又快速消失的熱點之一。

 

談得很洩氣的時節,路旁樹上飛出隻鳳頭鷹雕(Changeable Hawk -Eagle),舒緩一下鳥人的心情。本種在熱帶亞洲分布廣泛,印象中見過多次,卻在記錄總表遺漏了牠,不知哪次整理的時候不小心被殺掉了,名錄上平白又加個新種。

 

一路上見到幾次這種新建築,這是一行新興的產業,密密的樓房留著三排小洞,高出的部分留兩個大窗口,點一盞電燈並有麥克風播放著金絲燕的叫聲;用這種建築吸引金絲燕來築巢,人們提供安全的巢位,雨燕提供可以方便採收的燕窩,同時有效的減少附近的蚊蚋飛蟲。長期觀察下來雨燕的數量並未減少,人鳥互得其利。

 

午後三點到Taman Negara對面的碼頭,這幾天下過大雨河水很混濁,旱雨兩季水位差異很大,沿河的店家、餐館都建在浮台上,中午的馬來餐就在Floating Restaurant裡享用。

 

行李和人用船渡到對岸國家公園的碼頭,再爬4~5層樓高的階梯至住宿的平台,這次進步些大件的笨重行李有索道車拉上,兩個年輕人當苦力搬抬,老人家負責把自己搬上平台就好。

 

公園總部上Hock去辦登記;門前小廣場上有人在表演著當地的迎賓舞;陳亮發現大樹上隱隱約約有鳥在跳動,我們拿著望遠鏡及相機盯著找,一旁的遊客也好奇的跟著找了起來。

 

原來樹上是一隻夜行性的懶猴(Slow Loris)大白天裡不睡覺卻出來活動,仔細觀察才發覺牠的右手右腳嚴重的受傷,可見骨頭外露,還不時有蒼蠅圍著傷口繞飛;如何受傷的不得而知,或許因此讓牠失去了生活的常規。

 

我們住的房間位在後端,來回走一趟要一公里,老婆懶得走跟著載行李的小車省幾步路。右側是住房的外觀及內部陳設,有空調及風扇,晚上不用再與蚊子糾纏了。

 

略做休息17:30進屋後的樹林找鳥,步道修得很好走,只可惜林子很密且鳥聲稀落,兩個小時記錄20餘種,大多只聽到聲音其中有兩個Lifer但都沒見著。(馬來半島的時區原比我們晚一個小時,為了方便改與東馬同一個時間,所以太陽晚起天黑的也晚。)

 

這一段唯一一隻還能看清楚特徵的鳥橙背啄木(Orange-backed Woodpecker),個子不小在那一帶的樹林裡還常見,通常都得透過濃密的枝葉觀看。

 

天黑出來吃飯前辦公室附近有一陣騷動,原來一隻野放的馬來貘(Malayan Tapir)回老家找吃的,廚房後一堆切下的西瓜皮被吃得乾乾淨淨,大夥追了10來分鐘看牠隱入附近的樹叢裡。結束第一天的活動。

 

第二天8/16(六)天沒亮走進原來的步道-Swamp Trail,昨晚離開時有馬來孔雀雉(Malayan Peacock Pheasant)很近的叫聲,信心滿滿的一早去蹲點等牠現身,等著等著另一頭有一更近的白眉長頸鶇(Rail-babbler)叫起來,循聲追去等了好長一段時間最後兩頭落空,啥也沒見著。失望的坐步道上發呆,無意間注意力轉到這奇特的葉子上,牠是五加科鵝掌柴(Schefflera)一屬的,有牠們家族的原型,但這算單葉掌裂還是複葉?

 

快十點才回來吃早餐,特意坐到露天的位置可以邊吃邊搜尋飛過的鳥,果然不專心的一頓早飯記錄了5~6種鳥,鳥人吃飯不專心更不在意服務人員異樣的眼光。

 

栗啄木(Rufous Woodpecker)就三番兩次出現在餐桌附近的樹上,雖不是珍稀的種類也足以讓鳥人食不知味,頻頻把手上的刀叉換成望遠鏡起來追逐。

 

隨後換一條上山的步道繼續找鳥,八月的大熱天,大中午走在爬坡步道上,一身黏膩的汗水,有鳥也沒力氣去追,除非自己飛到眼前來;亞洲壽帶(Asian Paradise Flycatcher)就是自己找上門來的,嘴裡刁了一隻大大的蟬,左翻右滾就是吞不下去,我們也陪牠玩了許久。

 

沒幾隻鳥的步道上色彩鮮艷的果實也很吸引目光,鴨跖草科的穿鞘花屬(Amischotolype Sp.)果實長徑約一公分,看起來很可口的樣子,只是這麼鮮艷沒敢動口嚐鮮。

 

馬來半島的森林裡神奇的物種還不少,這是道道地地的白蟻可黑壓壓的一點都不白,牠不躲在土洞裡卻明目張膽的啃蝕外露枯樹,一旁還有大螯的兵蟻護衛,不小心被咬到除了痛以外把腦袋扯掉了牠還死不放開;也做低矮渾圓的白蟻丘。

 

馬來西亞的長尾獼猴,和台灣的獼猴是近親,外表、活動習性都雷同。據說Taman Negara這地區原本不在牠的分布範圍內,是由外地引進,牠到了這個國家公園像進了天堂一樣,生活愉快子孫繁茂。

 

好不容易再出現一隻漂亮的普鳥,黑紅闊嘴鳥(Black and Red Broadbill)正如其名長個超級的闊嘴巴,一身鮮明的紅黑兩色。闊嘴鳥這一類全球有15種,4種在非洲都是稀有種類,11種在東南亞,馬來半島有6種都不算特別稀有。

 

森林裡不難見到大型的蜥蜴,雖沒有濕地水邊的種類個頭大,成熟的個體也有一米長,突然閃出步道還是會嚇人一跳;牠也會上樹,各種小型動物都在牠的菜單裡包括鳥蛋。

 

午後三點用完餐再繞早上的Swamp Trail,躲進三層樓的 Hide裡面對一片草生濕地,視野不錯,拍了幾種鳥。天黑前再到孔雀雉出沒的地方死守,仍沒消息。陳亮獨自到處逛,找出幾隻火背鷴,是今天最大的驚喜。

 

躲Hide裡拍到的綠嘴地鵑(Black-bellied Malkoha)。地鵑也屬杜鵑科,不過這個亞科的12個成員都自己營巢育雛,不做托卵的寄生勾當。中名叫牠地鵑卻少在地面活動,多見於枝葉茂密的樹冠層。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