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

201405_第四度四川蒐鳥去(5)_佛坪-洋縣-成都

佛坪熊貓自然保護區因黑喉歌鴝的存在,引來絡繹於途的瘋鳥人,約3年前有美籍人士在此拍到野生熊貓照片登到紐約時報上,林業當局有個激烈的反應,暫時禁止包括台胞在內的外籍人士進入,本和陸維約好跟隨橘樹去找黑喉歌鴝只好取消;這次小羅先問了接待中心,他們有個變通,要我們少開口,冒充福建來的,近來這條規定有點鬆動。就這樣進了佛坪。

 

洋縣有個僅千餘隻族群的瀕危明星鳥種-朱[環鳥],這次不繞過去將來也得為牠專跑一趟,帶領的小羅也還沒去過,他本來可以不急,但兩老有沒有下一次就不得而知,就這樣多跑了好幾百公里到洋縣朝聖去了。

 

5/25(日)前一個晚上,回頭找黃魚鴞,這是小羅的新種但沒能如願。清晨頂著強風斜雨到保護區邊的涼風埡,名符其實的颼颼冷風陣陣雨驟。管理人員要我們不進保護區,要找的鳥其實在外圍的步道裡。要進保護區範圍得從西安林業局正式申請許可,每人500元人民幣;我們走外圍60元過關。

 

這條雨天濕滑的步道約三、四十分鐘可到山頂,左側一條向下的路是進保護區,一早來已經有一團英國鳥人穿著雨衣雨褲走下坡路進保護區,我們依約定在這條步道雨中找鳥。

 

有冷又濕,強大的風勢林子裡的枝條也猛烈搖擺,找鳥很困難,到山頂風更強某些密竹叢的角落勉強避避風,最後衣服濕了還是敗下陣來。  這趟唯一拍到隻赤胸啄木(Crimson-breasted Woodpecker),乍看有點像台灣的大赤啄木。

 

下山躲車上泡點熱食,開了暖氣讓身子回溫,不死心再上山一趟,風雨依舊,在山頂平緩路段來回找,雨停的空檔聲音還不少,瞄到三、四次越過步道的身影,先看了書特徵算是看到了,老婆蹲點正確讓她看到清楚的全身,目的算達成啦。  這隻正在育雛的棕頸鉤嘴鶥(Streak-breasted Scimitar Babbler)是上山的路上遇到的,原來與台灣的小彎嘴同種,現在分家獨立了。

 

解決了大目標,雨停了繼續在竹叢裡亂找,兩個看過紅腹角雉的人再從不同方向見到隻公鳥走過步道,又把我這無緣的人拋棄了。陣陣吵雜聲中在竹叢底層遇到大群黃額鴉雀(Fulvous Parrotbill),相機正端在手上,碰個正著。

 

不遠的竹叢上兩隻白眶鴉雀(Spectacled Parrotbill)正激烈的大聲開罵,相機堵到跟前,牠似餘怒未消,根本不想理我。在這裡打破了龍蒼溝鴉雀槓龜的魔咒。下山途中又遇到早上那群英國佬,年紀似乎都不小了,聽我們見了黑喉歌鴝,又燃起一線希望,祝他們好運。

 

14:00離開佛坪保護區,路口的溪邊再花兩個小時找不到漁鴞。直奔洋縣,問了人都說在生態園附近,圖中綠網圍成的大鳥籠就是朱[環鳥]生態園,黃昏見牠們在籠裡繞圈飛,外面半個影子都沒有。

 

這就是傳說中朱[環鳥]生息的草壩村,整個村落兜了兩三輪,本以為很簡單到了就在路邊的,被當頭澆下一盆冷水,天暗下來了只得回洋縣先住下來再說,明天早上還有機會,真不行村子裡還有個帶看鳥的嚮導。

 

洋縣縣城還蠻熱鬧的,野外找不到朱[環鳥],街上就有朱[環鳥]酒店,住下來吧,對街就有館子,解決了吃住其餘明天再見機行事。這兩天吃住的保護站和縣城價錢差很大,佛坪沒衛浴的房間150元/宿,三個人晚餐兩菜一湯80元。洋縣的大酒店標準間160元/宿,館子叫了四菜一湯55元。看來黑喉歌鴝比朱[環鳥]貴上許多。

 

酒店後的迴廊上掛著大幅的看板,習近平提出的大標語-中國夢,這十幾天走到哪裡都有從這個中國夢衍生出來配合各地方建設的各式各樣[夢]標語。拍照時管理人員前來阻止不准拍,聽到台灣來的語氣馬上軟下來,攀談些台灣的情況。

 

5/26(一)一早草壩村再繞了兩圈,只見遠遠的一隻飛過,只好討救兵打電話給嚮導;他卻已經帶人上山拍鳥去了,等他連絡別人的空檔先找家小店吃早點,這家用米糊蒸熟成餅狀,再切成條,加了湯、豆芽菜、辣椒醬油,吃起來像客家板條又像米苔目,口感還滿特別的。

 

沒找到其他嚮導,他要我們進村子找到他家,原來嚮導的家就是間民宿-朱[環鳥]人家。早知道住這兒就妥當了。他老婆指著50米外的大樹說著:上頭就有你們先看看,我換了鞋子帶你們走。原來村子裡很容易見到,帶繞幾個點後送她回家,我們自己慢慢拍照去。

 

這個草壩村託朱[環鳥]之福,全村實行有機耕作,不噴農藥不用化肥,生產有機的梨,梨葉上有一些皺縮的病斑,這個季節正在採收油菜子,田裡的黃桿子全是剛收割待曬乾脫粒的油菜子,應該也生產有機菜子油。油菜田後方的大樹就停了五、六隻朱[環鳥]。

 

第一眼正式見到的朱[環鳥]紀錄,就是正在燕好的這一對,看來這個族群會繼續興旺起來。目前洋線附近有適當的環境已有野生的自然擴散出去,河南董寨也有成功野放的例子。

 

大樹上的[環鳥](Crested Ibis)粗啞的大聲吵叫,繁殖期許多個體看起來都很焦躁不安,飛飛停停的追逐吵鬧。本種原被認為已經絕跡,1981年在洋縣再被發現有7隻(4成3幼),1990年成立朱[環鳥]保護區,經大力保護,至2002年官方紀錄有140隻,2006年500隻,目前估計總族群在1000左右,是個保育事件裡很成功的樣板。

 

幾年前到洋縣看或拍朱[環鳥],常見保護區的人員在田野間巡邏,每人收人民幣100元做為保育基金,第一天拿望遠鏡在溪邊找鳥,還要四處張望一下,有沒有巡邏人員。朱[環鳥]人家的女主人說:這個條款已經不執行了,要拍就大大方方的拍個夠吧。

 

過10點上高速公路直接返回成都,又是四、五百公里的長途開車。中午經過史上有名的劍門關,現成立一個劍門關風景區,把幾個史跡圍入景區內,只能從新闢的公路上遙望個劍門的地形(左上),下兩圖是劍門關街上整齊的招牌及街景。

 

劍門關所有的餐館都主打豆腐全餐,當地的豆腐不加石膏而以滷水讓豆腐成形,吃起來別有一番滋味。這是我們三人的劍門關豆腐午餐。

 

幾百公里全是高速公路,到成都才下午五點,成都與我們用同一個時區,位在西邊所以17:00太陽還高掛天空。小羅連續幾天長途開車找鳥,回家了卻捨不得早點休息,把老婆也帶出來一起再到青龍湖拼鳥去。

 

他拿著單筒一直想增加此行的Trip List。我們則找些台灣沒有的普鳥加減拍。黃臀鵯(Brown-breasted Bulbul)在當地的生息狀態與台灣的白頭翁相近,非常普遍。

 

最後這個晚餐特別安排到城區中心的清水荷花-禪茶素食吃一頓豐盛正式的素食。慰勞一下十幾天來的勞累,也慶祝慶祝豐收的賞鳥行。

 

5/17在成都住的酒店很滿意今天卻客滿了,換隔壁一家Holiday Inn,還是同一個門進去不同的電梯上樓罷了,規格價錢兩家想仿。

 

旅館對街的成都一隅,全是吃喝為主,民以食為天,中國各地都是這一行最興旺。

 

最後一個早上被鬧鐘叫醒,小羅約了八點離開酒店再去找鳥。這一號飆鳥人實在佩服,只要有鳥看永遠不會累。這趟賞鳥行從下飛機直接到四川大學,最後從青龍湖再趕回機場,一分鐘都沒有浪費在賞鳥以外的事情上。

 

臨上飛機前青龍湖拍的最後一隻鳥-亞洲壽帶(Asian Paradise-Flycatcher)為這趟豐盛的[四川蒐鳥去]畫下完美的句點。

 

小羅和小段很貼心的在機場陪著辦手續,送到驗關口才揮別。四川還有不少[下次見]的鳥種,四川我將再回來。

1 則留言:

Yenhui Hsu 提到...

原來各地保護區都要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