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5日 星期五

201310_內蒙-烏爾旗汗賞鳥_延伸行程-北京

預定好的北京一日賞鳥,忌口很用心的事先列一張長長的名錄給我,沒見過的都是困難的種類,唯一的目標是去年春天在銀川岩劃景區老婆漏掉的山鶥,且大家都說很靠譜,人已經在那兒了,一天加個新種也很不錯,沒料讓忌口開了兩百多公里的車,還差點錯過。

 

11/1(六)黃昏出了北京機場,忌口再度前來接機,或許沒有甚麼新鳥的期待,庭草臨時決定直接回深圳,兩老再隨往三元橋,這回到家日本料理店吃拉麵,在烏爾旗汗好幾天沒有喝到熱湯感覺特別溫暖。

 

忌口家舒服的客廳,牆上還掛著不久前為兒子慶祝周歲的裝飾,配上紅色沙發,有股喜氣洋洋的氣氛,他回常住的家,桌上周到的留著蘋果和麵包當早餐,約好明天6:40再來接,和鍾嘉老師一起出門賞鳥。

 

第二天鍾嘉老師臨時有事,三人出城北,由京承高速直奔密雲水庫,原本忌口擔心的北京最近常有霧霾太重視線不良,意外的天氣大好視野明亮,一小時後經過一段濃霧,由太師屯往密雲。這是水庫東岸邊的小山頭,平緩地方全種了玉米,採收後稈子仍未砍除,人就在玉米稈和斜坡的雜灌叢間賞鳥。

 

湖邊的薄霧中鳥聲鼎沸,最吵雜的是水中傳來的大群雁鴨叫聲,而灌叢裡隨處都是揮之不去的大群棕頭鴉雀(Vinous-throated Parrotbill),鬼鬼祟祟的亂竄,想拍張照片都得碰到好手氣。

 

葦鵐(Pallas’s Bunting)的數量也跟棕頭鴉雀差可比擬,只是集群稍鬆散,這在台灣是稀有的鳥種,看了很令人興奮,也是鬼鬼的不讓人接近拍照。

 

那小山頭上也驚起日本鵪鶉環頸雉各三隻,小鵐(Little Bunting)也零星出現,認真找猜測有其他的鵐混於其中,因目標鳥鶥沒找到,急著他處找去而急急離開,沒料到這一天的賞鳥差不多就在此結束了。

 

正值玉米收成季節,今年應該是個豐年,村子裡所有空地都堆了成山的玉米堆,如此大量的戶外堆放,應該是作為飼料或加工用途的吧。

 

雖然沒再見到其他鳥群,但路旁的楓葉嫣紅、鮮黃及鋪滿路面的落葉也是很可觀的景致,此景是北方的特色,台灣僅在高山特別的年份才能欣賞到。

 

密雲水庫北側是大面積的平緩旱地,清一色種植玉米,前一星期忌口特來探鳥況,有大鴇灰鶴、等好鳥,也曾見過鵰鴞蒙古百靈這時節也應該現身,因此花了兩個多鐘頭在玉米田的顛頗小路上轉了不下20公里,很淒慘的只見到兩隻雲雀和兩隻紅隼。人品夠差的了。

 

鬱悶之餘想回頭上大路找其他鳥點,眼前整條大路變成曬穀場,鋪滿玉米,連條機車過道都不留,這也是想像不到的北京奇景,再掉頭繞路又遇見一堆工程用石塊堵了去路,路都走不通,鳥運如何通得起來呢?

 

繞出大路前,路經一長排造型特殊的大型碟型天線,回來對了谷歌地圖才知道是中國天文台的密雲站,襯著藍天畫面超美的,趕快按幾下快門,天線的基地就是未砍去禾桿的玉米田。

 

水庫的西北側,今天的目標鳥-山鶥(White-browed Chinese Warbler)就在這附近找到的,放音回撥並吹口哨逗了老半天,總算出現兩隻,雖隱藏在密叢裡,分幾次還是把各部位看清楚了,要拍照連門都沒有。

 

這季節除了賞鳥,北方的秋色也確實值得推薦前往觀賞的,野地的山坡上都有飽滿的色彩,真如歌詞裡所唱的[花少不愁沒有顏色]。右圖是殼斗科的槲樹,大波狀邊緣的樹葉,不但色鮮形也美。左下角是落葉前變黃的板栗樹。左上位在遠處山坡不知名的紅葉。

 

星期天下午的回城高速公路略塞了一下車,趕回忌口家,換下一身北方厚重的衣服,再即時的送至機場,結束這趟豐收又特別的內蒙、北京賞鳥行。當天半夜趕回台灣。

會有這一趟行程最早提出的是忌口,在北京接機送機,包吃包住的也是忌口。烏爾旗汗的鳥導連絡,接機、吃住安排,行程規劃及鳥種提示到衣著細節,都是鍾嘉老師一路叮嚀。還有代訂北京海拉爾機票,且一路同行,打點吃住,幫忙找鳥的庭草,有這些鳥貴人,才讓此行順利圓滿,打心裡滿滿的感激。

2 則留言:

忌口 提到...

同一天野鸭湖鸟况相当不错,距离还要近一半。鸟点选错了,让您二老只能赏风景了,很惭愧啊!

伍曼卿 提到...

張張好鳥!羨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