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201310_內蒙-烏爾旗汗賞鳥

會到烏爾旗汗這個以前的地理課本及多次到大陸賞鳥從來沒聽過名字的地方賞鳥,完全是件意外事件。緣於今年五月初北京鳥友陳亮[忌口]及成都鳥友羅平釗[蓮蓬子]夫婦來台賞鳥,無可避免的一路鳥話連篇,在嘉義的山路上有一陣子鳥兒不捧場冷清時,忌口提起了一長串貓頭鷹及雉雞名字,號稱都在呼倫貝爾兩、三天內解決的種類,當時雖弄不清東南西北,依稀理解是在內蒙的東北邊,可那串吸引人的鳥種早就在心裡蠢蠢欲動。

 

終於在鍾嘉老師的安排協助下,等大興安嶺下雪之後,時機成熟,花五個小時的航程,飛往遙遠的北國去追尋那如幻似真的夢中之鳥。

 

10/30(三)早上07:15兩老等在桃園二航站的D5登機口,直飛北京,老婆把這照片在FB上打卡,羨煞不少賞鳥的同好。

 

3個小時後11:00準點抵達北京首都機場的T3航站,上班時間忌口特別請了假前來接機,人生地不熟的偌大北京機場,頓時覺得親切起來,隨即轉往T1航站先寄存大行李,免得拖著到處跑。

 

中午在三元橋的鳳凰匯百貨公司12樓,一家規模不小的台菜餐廳,不是想到北京嚐台灣味,忌口認為那裡可以點到符合素食習慣的菜餚,果然一桌有媽媽味的清炒蔬菜、紅燒豆腐.....等,雖到了北京,吃起飯來好像還沒離開家一樣。

 

飯後地鐵站等到深圳來的庭草,一起到忌口一套假日用的住房休息,位在16樓,窗外視野極佳,真沒想到北京近機場的鬧區,還留有不小的景觀綠地。忌口庭草在客廳聊天,兩老不客氣的擺床上休息,慰勞一下早上不到五點就起床的惺忪睡眼,如此這般的轉機,天底下哪裡找。太舒服了,要跟忌口磕幾個響頭表示感激。

北京到海拉爾的航班在北方下了雪,旅遊旺季過後一天只剩兩三班,一個多月前預訂桃園北京機票時,鍾嘉老師查了還有下午3:00的班機,現在11:00到北京要等到晚上7:00,飛行時間兩小時,到海拉爾後接上預訂好的出租車,再3個小時才到目的地-呼倫貝爾的烏爾旗汗。

 

午夜12:00叫醒服務員,住進烏爾旗汗的黎明賓館,賓館叫[黎明],據說就是蒙古話烏爾旗汗的意思,燈點得通亮,地面結著冰,離黎明還有好長一段時間。

 

標準間的陳設是夠標準的,屋內有舒服的暖氣,最重要的是有乾濕分離24小時供應熱水的淋浴間,廣東深圳來的庭草脫口就說出要趕快去沖個涼。

 

10/31(四)早上6:00天還沒大亮,鳥導張武依約來賓館接人,天寒地凍的一大早只有這家秀梅小吃部已經開門作生意,老闆是個小學老師退休的高個子東北大娘,說話熱情豪爽,尤其聽到台灣來的嗓門扯得更大,一頓飯沒吃完,人人都覺得她話太多了。店裡賣的小米粥、茴香包、牛肉包大家都讚不絕口,吃夠了懷裡再帶兩個當野外的午餐,兩天半自己就吃了五餐素包子,至今還回味無窮。

 

正式看鳥了,車窗外是見不到一片綠葉子的蕭瑟枯黃,此地位在大興安嶺的西北坡,早期曾是黑龍江省的一部分,因是蒙古族其中一支的發源地,現劃入內蒙古自治區的管轄,從前書上讀過到東北開墾的北大荒,大概就是這種景象。

 

車行約15K先見到一群長尾雀(Long-tailed Rosefinch)及遠處樹林有三趾啄木(Eurasian Three-toed Wooepecker),再行不遠,光禿禿的落葉松頂上好端端停一隻猛鴞(Northern Hawk Owl)。那是在一個林場防火站的附近,下車來拍照,附近還有看得到拍不到的白腰朱頂雀(Common Redpoll)及極北朱頂雀(Hoary Redpoll),手腳太凍了還可進屋裡烤火。

 

北朱雀(Pallas’s Rosefinch)是華北及東北的冬候鳥,今年的10/26竟然首度出現在野柳,第二天趕過去,聽說7:30以後就消失沒人再見到,心想就要到牠老家相會,不急。果然第一天早上就和猛鴞結伴出現,不過鳥太小又停得高,只有老婆的50倍傻瓜才拍下證據。

 

第二天11/1(五)一早,也在附近的烏爾旗汗林場辦公室旁,也是牠大方的出來道早安,這回從容些,在路旁相機上了腳架,按兩張較清晰的照片。這是此行最捧場的貓頭鷹,每天早上都各遇到一次。

 

烏爾旗汗林場的道路,一付北國冬景,藍天白雪,陽光和熙,路上的積雪並不沾鞋,很像細細的白沙一踢就飛散,就如走在沙灘上感覺很輕鬆舒適。

 

正輕鬆的聊著鳥事,路旁斜坡上有踩踏落葉的聲響,原來有一對花尾榛雞(Hazel Grouse)正驚慌的竄跑在林下,你能找到枯草間,牠停步回望的身影嗎?

 

數量不多的北噪鴉(Siberian Jay)就在這路段出現,張武到了老地方開始回撥,等了十幾分種突然有短暫的回應,最後竟跳出三隻在高處玩耍,也是這一天的高潮。

 

在安靜清爽的林道上散散步,和鳥友們談談鳥事的確是件愉快的經驗,這時節鳥的種類及數量都不多,和庭草一起留個影,時近中午,北國的太陽只斜在低空中,把人影拉得老長。

 

常在不經意閒聊間跳出好鳥,這隻灰腹灰雀(Eurasian Bullfinch)一身灰、黑、白單純又清爽配色,看來很有氣質,全程就在不到一分鐘內短暫現身一次。

 

數量最多的且不怕人的就屬這種山雀,每次見到都很疑惑,到底是沼澤山雀(Marsh Tit)還是北褐頭山雀(Willow Tit),分布區重疊,各圖鑑說法不甚統一,中國的鳥類誌都說牠們區別不易。

 

這就是烏爾旗汗林場的總部,每天都經過這大門口,也都在以此為中心,方圓二十幾公里的範圍裡賞鳥。

 

張武說這林子裡有機會找到長尾林鴞,爬上個小坡,樹木葉子全落光,視野非常通透,沒找到貓頭鷹卻為這新奇怪異的林相著迷,好似老天爺童心未泯,拿著黑白兩色木樁插滿大地。這裡天然林樹種單純,黑樹幹的興安落葉松及白樹幹的白樺

 

中午躲進路旁森林巡護員的帳篷裡避寒風,吃碗熱泡麵加早上的茴香素包,同時數一數一個上午加了八個新種,不但食物可口,更有滿滿的幸福感。

 

餐後張武指了附近一片亂草地說:去年這時間有白冠帶鵐(White-crowned Sparrow)出現,你們可以去碰碰運氣,回頭上車子裡休息去了。這北美飄過來的迷鳥,鍾嘉老師行前也特別叮嚀要留意,在空草地上繞了三、四回,沒找到白冠帶鵐,卻找到隻更白的雪鵐(Snow Bunting),為庭草加個新種。

 

三個人拿相機圍著雪鵐追的當下,落葉松上一隻松鴉(Eurasian Jay)不甘寂寞的大聲叫著,讓人不得不回頭按幾下快門。這一帶松鴉是比較喜歡出來見客的鳥種之一。

 

黃昏為找黑琴雞車開入河邊小道,繞了大半個鐘頭,終無所獲,在一危橋前掉頭,不到5:00太陽無力照耀而西沉,看這景緻超像在北海道找丹頂鶴的音語橋。

 

第二天11/1(五)加入兩位北京來的鳥友,左起楊帆田竹、鳥導張武,右二是快槍手庭草。這一天找鳥的眼睛多了,可鳥變少了,昨天遇到的好鳥除了猛鴞,今天一隻也不出現。興致沖沖的田竹一路叫著[鬱悶啊]!

 

同樣的林道,同樣的藍天白雪,同樣的清爽空氣,只差沒同樣的鳥,整個味道全變了,開車的鳥導都眼冒金星,更何況差一天趕到的鳥友。

 

第三天11/2(六)早上,還在河邊小道上為黑琴雞奮鬥,對講機傳來大雞的消息。體長85公分的黑嘴松雞(Black-billed Carpercaillie)直挺挺的站在十幾米高的落葉松頂上,像隻五、六斤的大閹雞,把樹枝都壓彎了,據說冬天牠喜歡吃嫩枝上的芽苞。

 

最後半天繼續為黑琴雞長尾林鴞跑了20幾公里路,一排人再橫列散開在落葉松、白樺混合林裡細搜了一遍,四天前張武才見到的黑琴雞就是不現身,無緣的鳥改天再說吧!

 

沒搜到大目標,林間空草地上出現一小群極北朱頂雀(Hoary Redpoll)也很振奮人心,這小鳥行前鍾嘉老師特別提醒要爭取拍到照片,新編的中國鳥類圖鑑還缺圖片,但這糊糊的小不點肯定派不上用場。

 

大興安嶺林場向來是中國北方重要的木材產地,伐木的林場工作人員集成許多不小的村落,烏爾旗汗一帶大樹幾乎砍光了,留下的是二、三時年大小的未成林,近年林場停止伐木,人員遷出,整片村落的住房被夷為平地,留下些斷垣殘壁。

 

看來不久前還住人殘址,應該是鼠類聚集較密集的地方,張武長尾林鴞也常在舊屋頂及廢籬笆上覓食,臨離開前作最後的努力,仍無功而返。

 

烏爾旗汗近郊遊四輪傳動車,換出租車返回海拉爾的地方,左上是現代感濃厚的雕像,右下是很新潮的廁所,設備很好但沒有門,在那種環境看起來有些突兀。

 

烏爾旗汗至海拉爾回程在白天裡才見到有不少的集體農莊,圍牆上漆上許多鼓舞人心的中國式標語和口號。

 

途中經過一個大城鎮-牙克石,樓房櫛比鱗次,道路寬大筆直,應該算是邊陲地方的重鎮之一。

 

下午15:30的飛機由呼倫貝爾返北京,這班飛機由西伯利亞的赤塔起飛,在海拉爾中停再往北京,因此機上出現不少俄國面孔的乘客,落地時兩站上機的乘客也分別由國際線和國內線的出口進關。

合計兩天半在烏爾旗汗共記錄23種:松鴉、巨嘴鴉、褐頭山雀、三趾啄木、長尾雀、毛足鵟、北朱雀猛鴞白腰朱頂雀極北朱頂雀烏林鴞、普通鳾、花尾榛雞北噪鴉、銀喉長尾山雀、灰腹灰雀、雪鵐、黃連雀、白背啄木、金翅雀、黑嘴松雞、小嘴烏鴉、樹麻雀。九個粗體字的種類為新種,收穫甚佳。

附上鍾嘉老師的行前叮嚀:

1、气温: -10℃—-20℃,白天如果阴天或有风,感觉会比较冷,晴天不冷。穿衣,羽绒衣、毛裤,加防风雨的外衣裤,厚薄手套各一付,护耳的毛线帽子,围巾雪地靴,或防水登山鞋加毛线袜,雪套备用;这个气温,相机电池无需特别保护,备用电池放贴身口袋即可。

2、吃饭:早上由向导带到小餐馆,稀饭、包子、馄炖等,尽量多吃;中午在车上,饼干、面包、巧克力等,自带保温瓶装热水;晚上(5点左右)回镇上找餐馆,丰俭由人,但餐馆多为火锅店。

待續......

2 則留言:

忌口 提到...

您极北的照片比庭草拍的好多了

Yang Fan 提到...

很高兴认识您二位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