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6日 星期四

201304_日本海鳥之旅_(1)

前往日本搭乘郵輪探尋北太平洋的信天翁及其他北方海鳥是想望了許多年的地方,難得潘老師-尾白臨時規畫出這個行程,邀約前往,並由涵君及文君分別各以英、日語負責洽訂租車、鳥點及旅館、船票等事宜,兩老樂得跟班前往,實現響往許久的旅程。

 

4/1日黃昏先趕到大園看了多年未見的東方鴴,晚上借宿尾白家,還毫不客氣的佔了她老公的停車位,次日一早直接飛名古屋展開這趟以信天翁為目標的海鳥之旅。

 

4/2(二)班機準點,7:40~11:10(桃園~名古屋,時差一小時),純粹的自助行程,出機場在電車的售票口前仔細打量許久,黃昏才啟航的遊輪還有大半天的時間,不知如何打發? 有人想去照相器材行敗家,有人想去公園看看當地的普鳥,最後看著外頭不停的雨勢,及拖在身邊的大包行李,哪兒也去不了,買了850丹/人的車票到市區再說。

電車窗外有不少粉白色的櫻花正盛開著,這季節正值櫻花季,機票價格也貴了不少。一群少見盛開櫻花的台灣客,新鮮的四處張望,同車的當地乘客倒是很淡定。

 

車站就在大型的百貨公司-名鐵百貨內,已過正午,一群人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只能先上九樓的餐飲街解決來到日本的第一餐。

 

六人行中有三個素食者,問了幾家,只能挑些沒肉沒魚的方便素,這家名為[山本屋總本家]的麵館,每樣看來都美味可口,只是對男生說來份量少了些。

 

一碗千餘日元的麵食,店家還附了大大的一張紙圍兜,先示範一張,後來大 家都捨不得用帶回家作紀念。

 

一群遠道來的怪客,行囊五花八門,店家為了怕客人的行李弄混,拿出一掛繩子,同一幫客人的掛在一起,看她們仔細的把行李一個個串在一起,對日本人的服務態度,不由自主的豎起大拇指。

一堆小山似的行李,拖著到處跑實在累人,餐後派兩個男生到大樓附近找Bus車站,最後在三樓外找到賣票處,這個下午只有一班17:20的車,開往渡輪碼頭,買了票得到四樓等車。當時下午15:00不到。

 

四樓的候車室門口貼著一張[節電中]的紙條,空調控制的溫度約27~28度,拖著行李進門,大家都額頭冒著汗珠,但一旁等車的日本人都自在的看著書報,不禁懷疑我們是衣服穿多了還是心情浮躁。

 

等車的時間,大家輪流地下的食品街閒逛,分別買了船上享用的水果及其他餐點,備作船上的晚餐之用,17:20班車準時開出,光我們的行李就佔了大半個車上空間。

 

一路上雨仍下個不停,街景倒是清爽整潔,分隔島種的紅芽石楠特別讓人印象深刻,台灣許多地方也見到這種植物,可沒見過如此密集種植所呈現的特別效果。

 

這是名古屋的渡船碼頭,當時雨中拖著大行李急著買票登船。回程時在此等了一個小時的Bus,才有時間拍張留念。

 

名古屋至北海道苫小牧港的渡輪,單程票14000日圓,買來回票便宜些每人26600圓。

 

這是正常名古屋至北海道的船程示意圖,單程約需40小時,船上過兩個晚上且在仙台港短暫停泊上下旅客。

 

搭這班船為的就是看海鳥,放好行李後馬上先到舺舨上看好明天要耗一整天看鳥的位置。想想不免有不小的期待和興奮。

 

住的地方空間不大,每人一張單人床,床前有固定的簾子可以拉下,床上有置物架及電視、讀書燈等,設備雖略簡陋但也一應具全了。同一個門進去,有四條這樣的四人小胡同,供住16人,同一房間的日本人都拉下床簾看電視,少有交集。

 

船艙活動空間不小,靠窗有許多舒適的座位,供看海、賞景、聊天,也有大螢幕電視機24小時播放節目,大多是新聞、生態或球賽等節目。

 

渡輪的票價不包括三餐,用餐時間各約2小時,時間到會有廣播提醒,早、午餐每人1000日圓,晚餐2000,不必先預約,菜色平平的自助餐,比在一般餐廳便宜些。吃素的也是老問題,可選的菜色少且無含蛋白質的豆腐等素料。

這艘太平洋郵輪的整體設備比起麗晶遊輪略遜一籌,印象中比較特別的是日式的大澡堂,除了停泊時 間外隨時開放,洗完後有三個大池供泡澡,白天邊泡還可以透過大玻璃窗邊欣賞海景,澡堂內老老少少都頭頂著一塊白毛巾半躺水池裡享受著,一付溫泉旅館的廣告畫面。

意外的4/3凌晨起颳起大風浪,天亮後電視畫面報導著關東地區有記錄以來的最大[春嵐],風雨讓陸地交通大亂,一幕幕上班族在途中雨傘開花的狼狽畫面,郵輪上也好不到哪裡,暈的、吐的比比皆是,我們的六人團就有一半暈在床上動彈不得。

午後風浪稍小,不暈船的坐在六樓,透過不時有雨水和浪花打上玻璃窗,找尋著風雨中依舊覓食的海鳥,意外的也有些收穫,雖不能拍照也加了4個新種了。暴風鸌(Northern Fulmar) x 30、黑背信天翁(Laysan Albatross) x 100、短尾信天翁(Short-tailed Albatross) x 4、白斑翅海鴿(Black Guillemot) x1,另外還有水薙(Streaked Shearwater)、海鴿(Pigeon Guillemot)及其他常見的鷗。

 

黃昏船進仙台港,天色仍陰沉但風雨已停歇,再上舺舨透透氣,幾個大型貨櫃架矗立港邊,遠遠的像孩子們彩繪的長頸鹿,還各有不同的姿態。

 

仙台港裡的黑尾鷗(Black-tailed Gull)停到船舷上,一副不給東西吃就要賴著不走的模樣。

 

4/4雖沒出太陽,但已可到舺舨上找鳥,可惜這一段海域,沒有仙台南部括暴風的一段海域精彩,多是後來在北海道陸地上一再見到的種類,這隻北極鷗(Gloucous Gull)到台灣時沒空去追,總算補了回來。

 

台灣少見的三趾鷗(Black-legged Kittiwake)在海面上則零星出現。

 

船近北海道海面上可見群群向北遷移的鳥群,大天鵝(Whooper Swan)是其中之一。

 

到了北海道的苫小牧港渡船碼頭,天氣終於放晴了,希望接下來五天的北海道的陸上賞鳥也能有這樣的好天氣。

 

苫小牧碼頭下船,就有一排賣店,有人辦租車手續,有人看顧著堆成小山般的行李,有人買便當去,這個下午要一路趕到釧路。真正賞鳥的行程明天才開始。

待續......

1 則留言:

Yang Fan 提到...

好赞的行程!但愿我过几天名古屋苫小牧的邮轮行程也能像您们这么丰盛!杨帆